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 > 影评 > 《神探夏洛克》与福尔摩斯时代的激进女权运动

《神探夏洛克》与福尔摩斯时代的激进女权运动

2016-02-09 01:59  来源:未知  
导读:在进入正题之前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部《神探夏洛克之可恶新娘》(《The Abominable Bride》)是该英剧在第三季与第四季之间推...
在进入正题之前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部《神探夏洛克之可恶新娘》(《The Abominable Bride》)是该英剧在第三季与第四季之间推出的圣诞特辑,所以你不妨把它看成剧组给粉丝们送上的大荧幕福利,不必过分执着于演绎推理法的缺失和剧情的突兀。本文今天讨论的不是其作为侦探电影是否成功,也不是其作为粉丝电影是否合格,而是这部电影贯穿始终的一个有意思的主题——女权。<图片1
电影开头直接取材于柯南道尔原作《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营造1895年伦敦冬天的氛围, Holmes和Watson在外办案归来回到贝克街,房东太太Mrs Hudson抱怨说她在Watson写的侦探故事里一句台词都没有,唯一的动作只是带客人上楼。Watson却回应道,夫人,在故事中,这大概,就是您的“职能”吧。由此拉开了片子的主题:女权。后面出现的Watson的妻子Mary——受到忽视和压抑的家庭妇女,以及不得不女扮男装工作的Molly,华生鬼灵精怪的女仆,当然还有“可恶新娘”以及她的朋友们,都是为这个主题服务。
除了谋杀案主线,片中对其他女人们抱怨的处理带有几分插科打诨的意味,实则是一种细节的反讽,开始看时全然不觉,直到最后才恍然大悟。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带着先入为主的心理走进Holmes生活时代的英国,因而无法察觉当时社会对女性权利与价值的普遍漠视。正如Mary向警长谈到她正在参加一场“votes for women”的运动,警长居然不假思索地问道,那么夫人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呢?
那么我们的问题来了,为什么要在这样一部推理题材电影中加入女权情节元素?如果联系福尔摩斯生活的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英国的激进女权运动,电影是否对公共领域的历史记忆有着某种影射和隐喻?
事实上,英国妇女争取选举权的运动是一个漫长而持久的过程,从1865年妇女参政运动正式开始到1928年英国妇女最终获得和男子同等的选举权,历经63年。而影片一系列充满灵异色彩的谋杀案影射的,无疑是1903年由埃米琳.潘克赫斯特(Emmeline Pankhurst)及其长女克里斯特贝尔.潘克赫斯特创立的著名妇女参政组织——妇女社会政治同盟所发起的运动,甚至连“可恶新娘”的名字艾米丽娅(Emelia)也与之呼应。<图片2
长久以来,在我们心中,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淑女们是穿着繁复的蕾丝裙子坐在草坪上喝下午茶的形象,她们也往往被塑造为“愿意依赖并顺从男性,乐于居家,天真、纯洁、温和并有自我牺牲的精神,没有竞争的野心”。而当年的那场政治运动却颠覆了传统的性别观念,让我们看到了英国女性激进的一面。
电影的后半部,当Holmes和Watson、Mary来到郊外一所废弃的教堂,他们看到的是一群人头戴尖帽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而她们正是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案件的女性团体。有些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抹黑了当时的女权主义者,将她们塑造为类似3K党的恐怖组织,然而事实上,当时那些女权主义者们的行径在其他人看来几乎具有某种恐怖主义的特征,恐怕也和3K党相不远了。<图片3
在1905年至1907年间妇女同盟发起的参政运动中,她们为了达到使女性获得议会选举权这一诉求,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向政府施压。一开始是温和的宪政的方式,如发表演讲、到议会请愿、干扰政治家演讲,但是收效甚微,甚至遭到议员的欺骗和嘲弄。于是她们开始深夜集会,秘密印制传单,游行示威,冲撞警察,打砸橱窗,纵火,甚至使用炸弹,制造爆炸和恐怖袭击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引起公众的注意。公共邮政系统也成为她们的攻击目标,据说有超过5000封信被毁坏,成百上千的信件因此而被延误投递。<图片4
然而,尽管同盟宣称暴力事件对事不对人,但是在发展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不加选择对象的伤人事件,在1912至1914 年这段时间,她们的行为几乎带有了几分恐怖主义色彩。她们焚烧私人住宅、草坪,连政府的首相和大臣也成为她们“发泄”的对象。她们给财政大臣寄了含有硫酸的包裹,甚至用鞭子袭击首相。1909年谣言四起,甚至传言说同盟要暗杀首相。同盟会的暴力行动不断升级,她们宣称,如果战争是男性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那么女性就有权用它来发声。
同盟的质询行动以及和警察之间的冲突逐渐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战斗参政者”(Suffragette)的称号也由此而来,强调其激进的斗争方式并与坚持宪政道路的妇女参政者(“Suffragist”)加以区别。Elizabeth Robins在小说The Convert(《改变信仰的人》)中提到“战斗参政者”时说,“如果你喜欢,就叫我们‘战斗参政者’,这是一种荣誉的称号,如果我们的事业没有突出的特征,那么我们的事业就会被忽视,我们愿意接受这个尴尬的标签,并且为之自豪”。而最近一部即将在大陆公映(由Carey Mulligan和 Meryl Streep主演)的电影《妇女参政论者》(《Suffragette》)讲述的正是这一时期的历史事件。 <图片5
在这场运动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暴力行为与女性身体之间的关系,同盟成员在行动中越来越多的以身体作为武器,从与警察的正面冲撞,到狱中绝食与被强行喂食,再到用身体阻挡国王飞驰的赛马而死,几乎具有某种殉道者的狂热。在这里,女性身体成为对崇高事业的献祭,她们可以忍受更多的疼痛和伤害,身体上的伤害成为一种革命道德,被一种英勇反抗的渴望所驱使。
电影中以艾米丽娅.瑞克莱蒂为中心的女性组织正是这样一种隐喻,她们实施了一系列有计划的谋杀,营造一种“负心男子被鬼魂索命”的假象,让案件显得灵异恐怖而迷障丛生,引起了社会的恐慌。这种印象一旦被制造出来,在公共记忆的层面,就很难轻易消除。而她们这些行动的一个核心就是“女性身体”,她们借助了艾米丽娅的身体,她穿着新娘婚纱当众饮弹自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注视着“死”。随后她的替身被运到苏格兰场的停尸房,她则利用她名义上已死的身体枪杀了自己的丈夫。接下来她自杀,将替身的尸体换回来,当警方验尸官确认艾米丽娅的死亡后,她的战友们又假借她的身份,接连杀死了许多曾经始乱终弃的男人们。
这一事件的结果是,人们以为她借尸还魂,所有心怀不轨的男人都感到不寒而栗——“一个纠缠不休的鬼魂,与犯下罪孽却未遭惩戒的人清算过”。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世俗世界中的女人们——他们无论是在社会政治层面还是思想意识层面都可以轻易的碾压她们——而是来自幽冥世界的女人们,那是男权势力尚未触及之地。在这里,她的身体\尸体成为一种女性力量重生的隐喻,一种对抗男权的武器。一旦她出现了,所有女人都可能是她——复仇的鬼魂。而艾米丽娅以及她的战友们身着的旧式婚纱带来了哥特式的阴森,以及由新娘\处女本身的纯洁、神秘、丰饶所暗示出的强烈献祭色彩。<图片6
难怪电影结尾Holmes面对摘下面具的女人们对Watson说,“大业都需要殉道者,战争也需要献身,没错,这就是战争,人类的一半向另一半宣战。这只常伴身边的无形军队,打理家务,养育我们的孩子,没人注意,被人忽略、蔑视,甚至连投一票的权利都没有。但仍旧是一支军队,准备为崇高的事业而战,反抗由来已久的不平等。所以,华生,麦考夫是对的,这是一场我们必须输掉的战争”。
到这里案件已经水落石出,一场灵异的鬼魂谋杀案竟是女性同盟者们策划的演出,用身体献祭,用暴力反抗不公与欺凌。有意思的是,整部电影情节完全是导演和编剧的网友原创投递,根据福尔摩斯探案集里的一个典故敷衍而成,它让人想起了当年那场近乎疯狂和恐怖的“打砸抢烧”妇女运动在大英帝国心中刻下的烙印。某种程度上,这部电影成为一种公共历史记忆的重现和想象性的建构,与女性主义的言说方式相互映照。
作者青葙岚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yingshi/yingping/2016/0209/350069.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