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 > 豆瓣影评 > 《神奇动物在哪里》入门答疑完全手册(神奇动物在哪里)影评

《神奇动物在哪里》入门答疑完全手册(神奇动物在哪里)影评

2016-11-30 22:48  来源:未知  
导读: 《神奇动物在哪里》入门答疑完全手册(神奇动物在哪里)影评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我们告别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的故事已经过去了五年,尽管在故事的最后,我们看到长大的哈利和他的伙伴有了看似完美的结局,但对于J·K·罗琳所创造的这个神奇世界,其无边的魔力依然吸引着众多的成人和孩童,有增无减的粉丝群体都渴望知道更多关于魔法世界的细节,渴望看到更多发生在这个奇妙魔法世界的故事。

在众多粉丝的强烈呼吁下,罗琳终于不再仅仅是在她的Pottermore网站上更新有关魔法世界的短文和小故事,而是正式回归了这个由她一手打造的魔法世界:随着作为《哈利·波特》续篇兼外传的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及其同名书籍的出版,一直被保密的由罗琳亲自编写剧本的、讲述HP魔法世界新篇章的电影系列《神奇动物在哪里》终于揭开它的神秘面纱,与全世界的哈迷们say hello。

谁是纽特·斯卡曼德

或许,说这部计划制成五部曲的电影系列是“新篇章”并不准确,因为,它讲述的实际上是哈利·波特诞生许多年以前的故事,然而,尽管有以及将会有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人物出现,它并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前传——毕竟这个故事开篇的时候连哈利的父母都尚未出生;不过,《神奇动物》系列又确实是罗琳所创造的魔法世界的新一篇章,不同于《哈利·波特》系列,它是从一个成人的视角展示给我们有关这个魔法世界更完整更宏大的蓝图——至少就制片人大卫·海曼和导演大卫·叶茨愿意透露的细节来看,这个故事将有整整二十年左右的跨度(从1926至1945),而且涵盖两个大陆数个国家。

与彼得·杰克逊将一本《霍比特人》扩充成三部曲来拍不同,《神奇动物》系列并非是那本同名书籍《神奇动物在哪里》的扩充版本。

看过这本书的人应该都会满脑袋问号,因为该书实际上是作为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保护神奇动物课的教材出版,是一本有关魔法世界的神奇动物们的科普类书籍,压根没有故事情节。事实上一定要说的话,这本书跟我们的新电影系列所讲述的故事没什么关系,唯一的关联,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纽特·斯卡曼德,一位致力于研究和保护神奇动物的魔法生物学家,同时,也是我们新故事的主人公。

不像那位诞生于英雄家庭的著名男孩哈利·波特,我们的新主人公纽特·斯卡曼德是一个诞生于普通魔法家庭的年轻巫师。

原本斯卡曼德家最出名的应该是纽特的哥哥忒休斯,一名隶属于英国魔法部的知名傲罗(抗击黑魔法的精英巫师),而纽特,在他们作为鹰头马身有翼兽(还记得《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的巴克比克吗)饲养员的母亲影响下,从小就对神奇动物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

在1908年,11岁的纽特像众多的小巫师一样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学习,并被分院帽放进了赫奇帕奇学院。在那里,他与古老的纯血巫师家族莱斯特兰奇家的一名成员,年轻的女巫莱塔成为了好友,他们分享着对神奇动物的共同兴趣,并因为同样被身边人排挤所产生的孤独感走得很近。直到有一天莱塔因为她危险的实验危及到另一位学生的生命,纽特为他的朋友担下了罪责,尽管有一位教授对此决定表示强烈质疑——此时尚未闻名于世、仅仅是学校变形术课教授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相信纽特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他的抗议被当时的校长迪佩特压制,纽特最终被从霍格沃茨开除。

也许是由于纽特作为傲罗的哥哥忒休斯的关系,又或许是邓布利多动用了一些人脉帮助他相信是无辜的学生,纽特进入了魔法部神奇生物管控司就职,由于他对神奇动物的博学多闻,他很快从边缘冷清的家养小精灵办公室转调到了该司更重要的动物管控中心。仍然,作为一名低阶雇员的纽特只能领到稀薄的薪酬,为了维持生计也为了继续自己的研究,纽特应募了一家出版社的有关神奇动物的科普书籍编撰工作,开始利用空闲时间旅行世界各地寻找和研究神奇动物,他对这项事业投注的热情远超过乏味的办公室工作,最终,在1925年,纽特辞去了魔法部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全职研究者。

在走遍了五大洲造访过上百个国家,将无数神奇动物编录入册之后,纽特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博学专业的神奇动物学家,并且在他的魔法旅行箱中收藏及养育了众多珍稀的神奇动物。

在1926年12月,纽特为了一项私人任务带着他的魔法旅行箱前往纽约,并计划做一个短途旅行,不过,事实证明,计划永远改不上变化,而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正式揭开序幕……

北美为什么极端仇视魔法

相信任何一位资深哈迷,都能对《哈利·波特》系列中出现的众多名词、俗语、历史典故如数家珍,甚至能背出所有巫师世家的家谱……不过,对于所有初次接触魔法世界的观众,恐怕并不是人人都有耐心去翻遍所有书籍或者看完那多达上万条的百科条目吧。那么,如果你身边没有一位哈迷可以组队观影,或者并不想在观影时被人在耳边作同步科普,你或许需要先了解一下进入魔法世界的正确姿势,以免找不到正确的入口或者惨痛撞墙。

首先,值得宽慰诸位麻瓜(不会也不知道魔法的普通人)的是:这个新篇章的故事即使是对于资深哈迷来说,也同样新奇陌生。单单是它发生的地点和年代,就与《哈利·波特》系列相去甚远。

《神奇动物在哪里》作为新系列的开篇之作,将故事背景设置在1926年的纽约,这时汤姆·里德尔(即《哈》中的大反派伏地魔)尚未出生,熟悉的霍格沃茨和英伦魔法界更是远在大洋彼岸。在《哈利·波特》系列中,北美魔法界连影子都没有瞧见,我们对其唯一的了解,仅仅来自小说第四部《火焰杯》中的一个小细节,即魁地奇世界杯决赛前被提及到的来自萨勒姆女巫协会的几位美国巫师。

是的,“萨勒姆”,这个词是不是听起来相当耳熟?

相信大多数人对“萨勒姆猎巫案”的了解,要么来自于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舞台剧作品《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要么来自剧集《美国恐怖故事:女巫集会》,这里就不过多赘述,以免冒犯到众多专业学者与考据癖患者们。总之,这件发生在17世纪末的美国马萨诸塞州萨勒姆镇的女巫审判事件,掀起了自14世纪到17世纪初旧大陆“猎巫潮”之后,发生在新大陆的另一波狂潮,短短半年间造成了20人死亡,200多人被捕或被监禁,在西方历史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记。而罗琳自然不会在构建她的魔法世界史时,放过这样一个重大的事件。

于是,在《神奇动物》中就出现了一个自称“第二萨勒姆”的极端仇视魔法的组织,而它并非完全由偏执的麻鸡(No-Maj,北美地区对“麻瓜”,也就是不会魔法的人的称呼)发起,实际上,它的成立与北美魔法界颇有渊源。

早在欧洲探险家首次抵达美洲大陆,并将其称作“新大陆”前,巫师们就已经知道美洲的存在了:多种魔法旅行方式——飞天扫帚和幻影移形术,以及更加悠久的预知魔法,令世界各地的巫师们在中世纪时就已经互通往来。而美洲的原住民巫师们,自然在17世纪欧洲移民们抵达美洲之前,就已经知道其他大陆的国家存在。随着麻鸡们开始移民到新大陆,更多的欧洲巫师们也来到美洲定居,有人是因为憧憬冒险,而更多人是为了逃难:彼时欧洲的猎巫运动尚未走向尾声,许多巫师为了逃避麻鸡的骚扰和迫害(也有来自巫师同胞的),趁着麻鸡们开始移民的机会掩藏身份混入其中,或者是被美洲原住民巫师群体接纳,因为后者相当欢迎而且愿意庇护来自欧洲大陆的同胞。

尽管如此,对于巫师们而言,新大陆的环境明显比旧大陆更严酷。

其一,他们必须像麻鸡移民和美洲原住民巫师一样,学会自给自足。美洲原住民巫师始终生活在各自部落中,所有的魔法材料都需要亲自采集,而且在这里并没有使用魔杖的历史,自然也没有制作魔杖的工匠,即便是后来享誉世界的伊法摩尼魔法学校,也是由一名爱尔兰女巫建立起来的,在当时不过是一间简陋小屋,只有两名学生。

其二,与他们同行的麻鸡移民者,使得祖国的非魔法族群在两相对比之下显得格外友善可爱。不仅因为麻鸡移民者开始对美洲原住民发动战争,导致当地的魔法族群团结遭受打击,他们的宗教信仰也使他们难以容忍任何魔法的痕迹(清教徒热衷于指责他人使用巫术,即便证据十分薄弱),这致使移民巫师们格外紧张。

最后,也是最重要而危险的,就是“肃清者(Scourers)”的存在。由于美洲魔法界并不是一个整体,分散而且隐秘,同时尚未构建自己的执法机制,这吸引了一群来自不同国家、不择手段的雇佣巫师,开始时他们仅仅是致力于追捕那些犯罪潜逃的巫师换取赏金,但后来肃清者们很快在这片无法地带堕落,开始沉溺于权力和无必要的残暴行为。他们享受流血和酷刑,甚至是向乐意为此付钱的麻鸡出卖自己的巫师同胞。在17世纪后期,肃清者在美洲的数量成倍增加,而著名的萨勒姆猎巫案就是他们在其中推波助澜。

萨勒姆事件对魔法界意义深远,原因远不止是那些悲剧的死亡。其直接的影响是:许多巫师因此逃离美洲,更多人决定不在此地定居。这导致直到20世纪初,巫师人口在美洲总人口中的数量明显少于其他四大洲。由于纯血统巫师家族可以透过魔法界的报纸获得清教徒与肃清者行动的详细消息,所以极少前往美洲,这也代表新世界中,出身于麻鸡家庭的巫师比率远大于其他地方。尽管这些巫师一般仍会选择与同类结婚并建立自己的纯魔法家族,但在欧洲魔法界历史悠久的纯血主义,到了美洲则形同虚设。

而萨勒姆时间所造成的最显著影响,莫过于1963年成立的美国魔法国会(Magical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比麻鸡的国会早成立近一个世纪,美国巫师将其简称作MACUSA(通常读作马库萨)。这是北美魔法界首都团结起来,自己制定法律和政府机构,并向其他国家学习,有效建立能与麻鸡和平共处的魔法世界。MACUSA成立后的第一项举措就是审判那些背叛同胞的肃清者,所有犯下杀人罪、贩卖巫师人口、酷刑折磨他人的人也都受到处决。

然而,依然有一些恶名昭著的肃清者逃过了追捕,在国际追捕令发布后,他们隐没在麻鸡们中间永远消失了。有一些人与麻鸡共组家庭,生下的孩子若有魔法天赋就会被抛弃,只留下没有魔法的后代,以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一些报复心强的肃清者在遭驱逐后,会将执念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魔法是真实存在的,所有的巫师都是应被铲除的邪恶异类。

这些深信魔法却极度憎恶魔法存在的家庭持续造成更深远的影响,很可能正是因为这些肃清者的后代,造成美洲的麻鸡似乎比其他地方的更难被魔法欺骗和蒙蔽。这对美洲魔法界的统治也产生深远的影响。

北美魔法界为什么禁止与麻鸡相爱?

在1790年,MACUSA的第十五任首席艾蜜莉?拉帕波特针对巫师与麻鸡之间的族群隔离制定了法律。随后发生了一件最严重违犯国际保密规约,导致MACUSA被国际巫师联合会羞辱与谴责的事件。这事件非同小可,因为这次的违法事件发生在MACUSA内部。

简单来说,这项重大事件牵扯到拉帕波特总统所信任的宝藏与卓锅管理者(Dragot,卓锅是美国魔法界通用的货币,而卓锅管理者就如同字面的意思,意指财政部长)。亚里斯多德?忒弗垂是个能干的人,但是他的女儿朵喀斯却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她就读伊法摩尼魔法学校时的表现欠佳,而当她的父亲升任高官时,她成日蜗居在家,不事魔法,心思大都花在她的服装、发型及派对上。某日郊游时,朵喀斯迷恋上一个叫巴塞罗缪·巴伯的英俊麻鸡。而她却不知道,巴伯是肃清者的后代,他的家族中没人会魔法,但却对魔法的存在坚信不疑,而且深信所有的巫师都是邪恶的。

在巴伯的诱骗下,朵喀斯透露了MACUSA及伊法摩尼魔法学校的秘密地址、国际巫师联合会的相关资讯以及这些机构保护藏匿魔法界的方法。巴伯从朵喀斯身上搜集到一大堆资讯后,偷走她展示给他看的魔杖,然后召集新闻记者并展示那支魔杖。他聚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武装起来,期望能杀光邻近区域的巫师,同时还印制传单,提供了巫师及女巫聚集的地点,并寄信给麻鸡高层,其中有部分人认为确实有必要前去调查那些地方是否真的有所谓“邪恶的秘密聚会”。

尽管巴伯和他的同党最后由于头脑发热,对一群被他们认为是巫师的无辜麻鸡们开枪,而被捕入狱。但魔法界的众多秘密被暴露一事还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许多被标注的地点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包括MACUSA本部在内,不得不迁移他处。朵喀斯的轻率行为促使拉帕波特法的实施:该法律严令禁止巫师与麻鸡来往,不得与麻鸡通婚,甚至过从甚密也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拉帕波特法进一步加深了美国与欧洲各地魔法界之间的文化差异:在其他四大洲,麻鸡政府与当地的魔法部门之间总是存在一定程度的秘密联系与合作,而在美国,MACUSA是完全独立运作,跟麻鸡政府没有丝毫瓜葛的;在欧洲,巫师与麻鸡可以建立友谊甚至通婚,而在美国,巫师对麻鸡的警惕和敌意日渐加深。简而言之,美国魔法界原本对麻鸡社会就已经非常紧张,而拉帕波特法更是将美国魔法界推向更加隐秘化的趋势。

朵喀斯?忒弗垂严重违反国际保密协议的事件在魔法界中广为流传,此后美国巫师常用“真是朵喀斯”以指代愚蠢而不称职的行为。对于无视国际保密协议的人,MACUSA始终采取严惩措施;此外,相较于欧洲,MACUSA对不受控魔法生物的容忍度要低得多。因为神奇动物和幽灵之类的存在都会增大麻鸡发现魔法界存在的风险。

而我们的主人公,热爱神奇动物的纽特·斯卡曼德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来到美国的,同时还随身携带着众多的被国际巫师联合会定级为高危险级别的魔法生物……可想而知,对MACUSA而言,这样的纽特绝对是一个会被果断拒绝入境的人物。

大反派格林沃德是什么来路?

除了众多的神奇动物,作为哈迷最关注的,自然是电影中跟《哈利·波特》系列相关的人物和故事细节。就像我们的新主人公纽特·斯卡曼德在原著中不过是一个存在于脚注中的人物,甚至许多人当初挖出这个人的百科条目,不过是因为罗琳说“疯姑娘”卢娜后来嫁给了一个姓斯卡曼德的男孩(纽特的孙子)。

撇开作为背景设定的那些细节不谈(比如伊法摩尼魔法学校的创始人伊索·瑟尔的母亲姓冈特,她是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之一的斯莱特林的后代),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一个在原著小说系列中所占篇幅不大,但却有着深远影响的人物:盖勒特·格林德沃。

前面也提到过,制片人海曼和导演叶茨都已透露,在未来的电影续集中,一定会展示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在1945年那场令他一战成名的著名决斗。而他决斗的对象,正是当时在除英国之外的整个大陆掀起“魔法复兴”大战的史上最危险的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

早在小说中此人刚刚作为背景人物亮相时,大家就根据他的出身背景、崛起和倒台时间推测起格林德沃与纳粹法西斯的关系。而在这部影片的开头,我们能看到各地魔法界报刊对格林德沃在欧洲进行的一系列恐怖活动,而结合当时的历史事件,不难看出这正是欧洲的纳粹法西斯主义开始崛起的时期。而格林德沃所宣扬的魔法族群至上的信条,也与之有着相似之处。

1920年代,一战刚刚结束,即使绝大多数的麻瓜/麻鸡并不知情,而少数知情者选择忽略,巫师们确实在1914至1918年的这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占有一定的分量。由于对战双方都有巫师,因此他们的参与并没有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不过巫师们的参与确实成功减少了因战争死亡的人数,也多次击败敌对方的巫师。

坚持反对巫师与麻鸡来往的立场,拉帕波特法仍然被强硬贯彻。美国魔法界这时已经习惯了必须维持比欧洲同胞更为低调的行事风格,长期的相互隔绝的保持高度警惕的压力也使得他们对麻鸡的警惕和敌意有增无减。而这时的格林德沃,正在召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和追随者,自然不会忽视这块双方矛盾更为尖锐的大陆。

计划中的五部曲正好放在这20年的时间段上,不能不令人猜测,故事真正的主线并不是纽特·斯卡曼德如何寻找和保护神奇动物,而是主人公们如何面对这场会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战。而这一次要战胜的黑魔王,就是盖勒特·格林德沃。

也许,将格林德沃称作黑魔王,并不一定准确。从原著系列的片段式描述中,我们就能看出,这一位黑巫师,可是跟伏地魔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相对于那位进行恐怖独裁统治、一心追求力量的伏地魔,格林德沃更像是一位魔法界的革命者,他强大而自信,才华洋溢并且极具魅力,他秉持的信念是将整个魔法族群的地位真正抬高到非魔法族群之上,让全球的魔法界能够真正联合起来,走到阳光之下,让所有拥有魔法的存在都不必再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正是这样的信条,也由于魔法族群中对长久以来为了“保护非魔法族群”而作出众多牺牲的不满,为他号召到了众多的支持者和追随者,并最终形成了一支庞大到足以颠覆整个大陆的军队。而这支军队的标志,就是《哈利·波特》系列中,最著名的象征“死亡三圣器”的符号。

在《哈利·波特》小说中,更年轻的格林德沃同样着迷于死亡圣器的传说,但他和邓布利多一样,并不是为了利用其力量像传说中那样,或者像伏地魔渴望的那样,征服死亡,而是为了改变世界。原著中格林德沃一度以盗窃为手段得到了死亡圣器之一的长老杖,但当他意识到自己并不真正拥有它时,却没有执着强求,或者继续追寻其他的死亡圣器,他也许仅仅是将长老杖作为一种象征,随后便专注于他伟大的事业。

在《哈利·波特》系列的故事最后,当我们跟哈利一样,终于明白长久以来邓布利多的谋划与牺牲,在感动之余也不免对这位老人产生了一丝畏惧:一个连自己的死亡都能拿来算计的人,该是多么可怕。而格林德沃,书中曾不止一次通过各种旁观者、甚至邓布利多本人之口,称他们两人其实非常相像。

两个同样才华洋溢又有远大抱负的年轻人,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相遇,并因为共同的想要改变现状的理想而成为挚友,在那个夏天他们谋划了一场革命的蓝图,年少的邓布利多甚至打算抛弃仰赖他的弟弟和妹妹,与格林德沃共同实行他们的计划。然而,因为邓布利多的妹妹阿丽安娜被混斗中的咒语意外击中而死亡,邓布利多最终意识到自己与格林德沃的不同:他不能够无视那些注定要被牺牲的生命。在杀戮和拯救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于是,邓布利多留了下来,而格林德沃带着他们共同的谋划离开了。

这一别,就是40多年。而他们的最后一次重逢,就是那场最终结束了战争、后来闻名于世的决斗。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邓布利多从未将伏地魔视作对手,格林德沃才是他永远的、唯一的对手。因为他们都明白,强权和力量并不能真正战胜一切,塑造一种信念,一种能够代代传承下去的永恒的信仰,才是真正的胜利,才是最伟大的魔法。

尽管在这一部影片中,邓布利多本人并未亮相,但他的名字确实被安排在一个耐心寻味的契机被提出,而如果真的像制片人和导演宣称的那样,邓不利多的选角已经在进行中,并且会最终展示这场著名的决斗,那么,接下来的故事中很有可能也会展示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二人如何从暗中较量走向正面对峙的过程。

————————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哈利·波特》系列是一部伴随他们成长的作品。当年的主人公们都已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但是故事尚未结束,因为魔法永恒,而罗琳的魔法世界仍然在不断丰富,就好像某幅巨大拼图一个接一个出现的碎片,又好像纽特·斯卡曼德神奇的旅行箱,装载着众多吸引人的魔法生物。

毫无疑问的是,对比《哈利·波特》,如今的《神奇动物》系列将开启一扇真正展示魔法界全貌的大门,这是一次回归,也是一段崭新的旅程:透过一段历史,通过一双成年人的眼睛,去探寻罗琳所创造的,充满魅力的宏大而奇妙的魔法世界。

本文首发于《ELLEMEN睿士》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yingshi/doubanyingping/2016/1130/462671.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