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 > 豆瓣影评 > 用棍棒去痛击曾经伤害过你的邪恶的东西(她)影评

用棍棒去痛击曾经伤害过你的邪恶的东西(她)影评

2016-10-13 15:36  来源:未知  
导读: 用棍棒去痛击曾经伤害过你的邪恶的东西(她)影评
看完这部电影《Elle》,在网上看了很多很荒诞的误读,所以迫使我必须写点什么。
影片的名字翻译过来是“她”,很贴切,全片讲的就是米歇尔这个人。
首先,让我们来明确一下中心思想:影片讲述的一个复仇的故事。复仇,并不贴切,准确的说,是审判。
我会在接下来的表述中证明我的论点。
如你所见,她是一个强大到冷酷的人。她清醒又冷静的旁观一切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人能为她做“对”的事情,那么她就自己动手。
——“对付疯子,那是我的专长。”
米歇尔在被侵犯以后,将地板上的玻璃碎片清扫好,泡了个澡,浴缸中浮现出下体伤口流出的红色泡沫,米歇尔从容的将它们抹去了。她依然吃饭,上班,换锁,买防狼喷雾,去医院做性病检查。医生问,需要给你开点阻断药物吗?她说不,我上网查过了,副作用太多,我还要工作。她从容的一笑:听天由命吧。
米歇尔对命运从不抗拒,这是她之所以自由的原因。抗拒,即不自由。
在明知米歇尔被侵犯以后,此前与她保持性关系的“情人”仍然要求她为自己手淫。她说:你知道我有创伤经历,就在前两天。光头男说:你让人觉得你很坚强,什么都没有发生。很抱歉如果我看上去有点麻木的话。然后光头男的一句话妙极了,他说:“我角色的一大部分,就是不可琢磨。” 命运也是这样,难道不是吗?
它总会给那些坚强的人以更不寻常的挑战。

证据之一:米歇尔在幻想中完成了一次复仇。(00:30:45)
在想象中,米歇尔没有让施虐者得逞,而是狠狠的用手边的盘子,将坏人的脑袋打得血肉四溅。她专注在自己头脑中的幻想里,情不自禁的笑了。

事实上,影片在配角的设置上也很有意思。愚蠢的儿子,平庸又懦弱的前夫,儿子蛮横无理的女友,盲目自大又贪婪麻木的情人,和早已没有了羞耻感的母亲,以及在狱中度过半生的父亲……
而那终究是他们自己的人生。与米歇尔无关。她甚至没有兴趣去干涉。
她最的好朋友安娜说:报警吧,你是受害者,这次不一样。她说:那时候我也是受害者。(指十岁时父亲杀人)看,多么可悲,在安娜的潜意识里,仍旧认为米歇尔是有罪的。
用不着别人。米歇尔已经计划好了她的复仇。
她在与他开车回家的路上,设计了一个完美的引诱。下车的时候,她知道她就要成功了。(01:55:05处观察米歇尔的表情)她胸有成竹,气定神闲。
她将她其实早已享受其中的sm游戏设计成了一个完美的犯罪现场,放倒椅子,打碎花瓶,面带微笑,等待受虐。

证据之二:儿子闯进屋里将施虐者一棍打在头上,米歇尔从地上爬起,看着施虐者痛苦不堪的表情,米歇尔的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光芒。她因胜利的兴奋而微笑了。她的眼睛在说:"You deserve it."(01:57:51)

是这样的。



I fight only for myself.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yingshi/doubanyingping/2016/1013/426458.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