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 > 豆瓣影评 > 《麻雀》的小爱大爱(麻雀)剧评

《麻雀》的小爱大爱(麻雀)剧评

2016-10-13 15:36  来源:未知  
导读: 《麻雀》的小爱大爱(麻雀)剧评
开始关注《麻雀》这部剧,是抱着平常看一部电视剧的心态去看的,可是看过之后,却又有所感悟,想要一吐为快。
首先,我想说的是情怀。何为情怀?小而为情,大而为怀。情,竖心、青;可见,情由心生,却并不完全成熟,炙热,却并非完全恒定;怀,竖心、不;个人认为,怀由心而生,却并非率心而为,坚守初心,而又非固守于此。由此,“为情而生,为怀而死”这一观点在《麻雀》中可见一斑。陈深,避开他的身份和时局不谈的话,首先,他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的人。对爱情,他始终信守承诺、忠贞不渝,赤子之心,处处可见。身处乱世,他机智果敢,有时也难免圆滑世故,但是他从未将这样的圆滑世故用在他爱的人身上,即使对爱人心有存疑,不能全然敞开心扉,但仍然时时关注,处处维护。这是他对爱情的执着与责任,感人至深。对亲情,他亦有着割舍不断的爱,所以,他冒着暴露的危险,一心想要营救自己的亲人,甚至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不曾想过要放弃。但是,在国家面前,宰相最后的一番话,终于让他彻底醒悟。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大厦将倾,风雨何避?所以,他忍痛割舍了自己那一点点“自私”的小爱,即使一个人的力量微小,也要做一颗生锈的钉子,永远钉在敌人内部。这是他对国家对民族的大情怀,隐忍深沉。其实,我认为《麻雀》中最精彩的部分当属兄弟情,明明生死与共,却做不到相互信任。这样的小爱与大爱在兄弟间尤为突出。于陈深而言,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站在不同的政治立场上,毕忠良可以说是他的敌人,但是,在危难之际,他屡次出手相救毕忠良,兄弟二字,担当于此。但他深处狼窝,时时警惕,并未忘记自己的使命,他并不能认同毕忠良的乱世之中只需护好小家、以个人利益为先的想法,所以,在大是大非面前,二人注定背道而驰。这样小爱与大爱的交织,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代,分外艰辛,也分外感人。也正是深处那样一个时代,革命的大情怀才更加真实,更加纯粹。《麻雀》做的最好的事,就是让我们年轻的一辈,跟着剧中的人,回到了那个时代,去体会战火纷飞中生活的不易,去感悟保卫国家时那些甚至不知姓名的烈士的坚韧,去学会珍惜我们当下来之不易的生活。
再次,我想要提及的是信仰。恩格斯说,“勇敢和必胜的信念常使战斗得以胜利结束”。在战争年代,很多人不得不学会了如何谨小慎微的生活,但就是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或正青春年少,或已饱经沧桑,但对他们来说,一样的是他们对祖国深沉的爱,对使命的责任感,以及对信仰的坚定。《麻雀》承载的就是这样一种信念,旨在向年轻一辈的我们传承一种对祖国、对民族大爱的信仰,剧中,陈深看似玩世不恭,实则睿智冷静,他处处受阻,却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他的潜伏与成长,是对千千万万个地下工作者的致敬,《麻雀》传承的“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的信念,再一次直击人心,剧中各个鲜明的人物形象,更是对在艰苦岁月里人性的一次抨击和思考。这对于如今身处和平盛世的我辈来说,更加是一种警醒,在安逸的生活里,如何能不忘本心,为了自己的梦想,坚定勇敢的前行,大概是新时代信仰的又一种形式了吧。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yingshi/doubanyingping/2016/1013/426457.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