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性生活 > 怎样的嘿嘿节奏最爽?噗呲噗呲?

怎样的嘿嘿节奏最爽?噗呲噗呲?

2017-09-26 00:32  来源:未知  
导读:昨天晚上,我和平时一样值班,查岗,但当我逛到一个包房的门口时,清楚的看到一个大概17、8岁左右,染着紫色头发的小胖子,在一群小混混的起哄下,扯着我妹子的裙子不放,一张臭嘴还不停地往慧雅的嘴上拱。

昨天晚上,我和平时一样值班,查岗,但当我逛到一个包房的门口时,清楚的看到一个大概17、8岁左右,染着紫色头发的小胖子,在一群小混混的起哄下,扯着我妹子的裙子不放,一张臭嘴还不停地往慧雅的嘴上拱。

第一章狗一样的地位

我叫曹哲,今年23岁,在一家夜店做保安。

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对于既抽烟又喝酒的我来说,一个月下来也就将将够,想省点钱攒着娶媳妇绝不可能。

在店里,我认识了一个叫叶慧雅的妹子,她比我小几岁,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

慧雅家里穷,供不起她上学,但是坚强的她不想辍学,所以,便会利用课余时间来我们夜店打工,做小蜜蜂,这一干就是一年。

我经常帮助她赶走一些苍蝇,当然,这妹子也经常会给我洗洗衣服什么的。

久而久之,我便认她当了我的妹子,她也管我叫大哥,虽然我只是个臭保安,但她不嫌弃我,经常将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给我买烟买酒。

昨天晚上,我和平时一样值班,查岗,但当我逛到一个包房的门口时,清楚的看到一个大概17、8岁左右,染着紫色头发的小胖子,在一群小混混的起哄下,扯着我妹子的裙子不放,一张臭嘴还不停地往慧雅的嘴上拱。

这我哪能干?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果然,我一出现,不等小胖子说话,一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混混直接开口了。

“各位大哥”,虽然害怕,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回道:“这位妹子是我的亲妹妹,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得罪到各位大哥,请看在小弟的面子上,饶了她一次”。

虽然话我是说出来了,但灵不灵我就不知道了,天知道这群二世祖到底是咋想的,如果他们就是揪着慧雅不放,我也没招。

“呵呵,给你面子?”听到我的话,那小胖子缓缓地松开了慧雅的手,扭头看了我一眼:“你算个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是什么东西,让我给你面子?”

小胖子骂完我,他那一班狗腿子立马起哄,一个个牛逼的不行,“呼啦”一下就将我和慧雅围在了中央,其中一个还用手指用力的戳了戳我的前胸,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可是我偏偏还不敢反驳,只能硬着头皮让这群狗喷,当着慧雅的面,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扎进去,可能在她看来,以前拍着胸脯吹牛逼说保护她的我,竟然这么懦弱。

说实话,被这么多人围着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我正心寻思这顿揍是挨定了,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最初动手调戏慧雅的那个胖子慢慢悠悠地拨开人群,站到了我面前。

“呵呵,一个破保安也想跟我要面子”,摇了摇头,小胖子继续道:“不过,爷我今天高兴,就给你这个面子!”

有门!听到胖子说这话,我心底一颤急忙道:“哥,我刚才确实有些冲动,我跟您道歉,如果您不解气,您画个道道,我照做就是了”。

一般说出这话,大多数的客人也就算了,毕竟以他们的身份犯不着跟我一个小保安过不去,但今天这头肥猪却是个另类。

听完我的话,小胖子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坐了下来,看着我道:“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这样吧”。

说着,小胖子推了推面前的一瓶芝华士:“把这瓶酒喝掉,这件事就算了”。

“好”!

我几乎想都没想,伸手就要去抓啤酒。

“等等,光喝啤酒有什么意思?哥几个,给这位兄弟加点料进去”。

下一刻,在我不解的注视下,一个小混混走上前拿起那瓶芝华士,竟然对着酒瓶口吐了口痰,然后交给了下一个混混。

而那个小混混更缺德,竟然将一摊鼻屎甩进了酒瓶,就这样,几个小混混把酒瓶子传了一圈,鼻屎、口水、痰、鼻涕,反正最后我也不知道,这酒瓶里装的到底是酒还是其他的东西了。

“兄弟,请”!

重新将酒瓶放在茶几上,小胖子依旧笑呵呵,只是那笑容让我看着就觉得恶心。

这样一瓶五谷丰登的补品我能喝得下去么?相信没几个人敢喝,真的,反正我没那勇气。

“喝啊!邢少让你喝!你他妈敢不喝?”

见到我一直站着不动,一个小混混等不下去了,拿起酒瓶,将瓶嘴顶在了我的嘴角上。

“是不是我喝下去这瓶酒,我这妹子就可以走了?”

没有接过那瓶啤酒,任凭那恶心的瓶口顶在我的嘴角,我直视着沙发上的小胖子漠然道。

“哈哈,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儿,大人怎么可能骗小孩儿?喝了,你跟这个妞儿走”,听到我的话,小胖子戏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好”!

伸手接过拄在我脸上的那瓶芝华士,看着里边那密密麻麻、杂七杂八的液体,我特么就觉得一阵的恶心。

“喝啊,喝了就让你和这妞儿走”!

见到我犹豫,小胖子那一群狗继续起哄,那架势恨不得直接上来给我硬灌下去。

“大哥,不要”!

慧雅已经快哭了,一双本来美丽的大眼睛现在变得一片通红,小丫头站在我的身边瞪着泪汪汪的眼睛瞅着我。

“哥,我替我妹子向您道歉”!

看到慧雅这个样子,我也豁出了,眼睛一闭,在慧雅的面前仰面把那瓶东西喝了个体朝天。

第二章查牌

呕~

刚刚喝完,我便觉得嗓子眼黏黏糊糊的,一口忍不住就吐了出来,实在是太特么恶心了。

“大哥”!

看到我这个样子,慧雅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跑到我身旁不停地给我敲着背,眼泪也不要钱似的往外涌。

“可以放我妹妹走了吧”,根本没空去看那胖子,我只是一边吐着一边抽空吐出了一句话。

可能没想到我真的这么爷们儿,真的敢喝那瓶东西,经过短暂的愣神后,那胖子才稍稍缓过神儿来,现在听到我问话,那胖子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道:“没想到你真的把那些东西喝了,我这个人的确是说到做到的”。

“谢谢大哥,慧雅,咱们走”!

听到小胖子答应放过我们,我心底一喜,生怕他后悔,赶紧招呼慧雅准备离开。

“等等,听我说完”,见到我要走,小胖子挥手打断了我的话继续道:“兄弟,是你不厚道啊,我让你喝掉,你却都给我吐了出来,也就是说,你根本没喝那东西,我怎么放人呢?”

啥?一瓶酒老子喝了个底朝天,你特么说我没喝?就算我吐出来,但那些东西老子可是实实在在都喝进去了,现在凭你一句话就给我否了?

“你怎么能不守信用?”

这次,我还没说话,一旁的慧雅含着眼泪冲着胖子吼道。

“信用?呵呵,是你们不遵守规则的,怎么你们还倒打一耙?”被慧雅吼了一嗓子,那胖子也不着急,而是看着我缓缓道:“算了,兄弟,这瓶酒我就算你喝了,不过,这瓶酒只能保你自己,那小妞儿的事儿,你没资格管,也管不了”。

没资格?这是我最讨厌的三个字眼,生活在燕京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像我这种人无时无刻都遭受着人们的冷眼,他们认为我是下等人,不配跟他们讲话、不配跟他们坐同一辆公交车,甚至,不配跟他们在同一座城市生活。

我也是人,我也有梦想,我也有感情,我也有尊严!

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那么,他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罢了。

作为一个人,哦不,是一个下等人,首先要做的,不是想着如何去赚大钱,如何发财,而是应该先把自己当成个人看。

在夜店工作一年了,我受尽了一些所谓成功人士的白眼,这些道貌岸然的渣渣,白天一个个冠冕堂皇,打扮的像个人样儿,到了晚上却成了狼,往往这种人,数量在夜店最多,总是打扮的高端帅气,却总是想着不花钱在夜店把个妹子回家过夜。

而这种人也是最瞧不起我的那一类人,挂在他们嘴边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你没资格!

现在,这个令我极度反感的字眼,再次被面前的小胖子说了出来,我内心底处深藏的那份仅有的尊严,仿佛被人彻底踩在脚下。

双拳不由得攥了起来,忍着胃中的呕吐感,我缓缓站起身,捡起了那瓶空的啤酒瓶,在小胖子一拨人戏虐的注视下快步走到小胖子面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挥起手中的酒瓶,对着面前的肥猪用力一砸!

啪!

瓶到头爆,我这势大力沉地酒瓶子砸的那肥猪满头是血,捂着脑袋嗷嗷乱叫。

见到我竟然动手了!反应过来的先是那肥猪的一群走狗,在我一酒瓶子撂倒那肥猪以后,就围成了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顿揍,还有一个干脆抄起一瓶啤酒也砸在了我的脑袋上,生疼。

正打着,我那煞笔一样的大堂经理也来了,不但不帮我,还喝住我的那些赶来的同事,不让帮忙,眼瞅着我挨打,之后还跟条哈巴狗一样,跟那肥猪的屁股后边一个劲的道歉。

最终,在那肥猪的威胁和要求下,我被当场开除,不但这个月的工资完全扣掉,连我挨打的医药费都没给。

不过,男人么,争得就是一口气,听到那废物经理说出我被开除的话后,我只是抹了把满脸的血,当场就将那身保安的制服甩在了地上,指着经理说了句:“去你妈比,老子还不想干了”!

在大厅经理那被气得铁青的脸庞和慧雅充满歉意的眼神下,我牛逼哄哄地大步离开。

面子有了,逼也装过了,但是我以后靠什么吃饭?

这是个问题,本来昨天晚上是很困扰我的,不过今早接到个电话,我便再也不担心了:我同村的老乡曲郜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的事情,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跟他的老板说过了,让我去他们的店里上班,而据他所说,他老板听了我的事儿后很支持我当时的举动,很想结交我,所以,我的工作也就有了着落

虽然还是做内保,可是我现在上班的这家皇后会馆”,那可是标准的超5星级配置,比起我以前的那家,完全就是苍蝇和老鹰的差距。

穿着英国制式的黑色燕尾服,我和曲郜站在酒吧大厅的厕所门口,不是我们想站在这里,而是在一些高档的夜店,我们这些做内保的只能站在这里,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们一般是不会乱跑的。

看着舞池中那些穿着暴露却疯狂地扭动着身体,搂在一起乱啃的男男女女,我和曲郜根本就习以为常,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用老家话聊着,当然,我俩也会时不时的看看舞池一眼,防止一些扒手伺机下手。

突然,就在我俩闲的蛋疼的时候,会馆大厅快步走进来一个青年,1米75左右的个头儿,穿着黑色西装,那人进来后先是在场子里扫了一眼,最后对着我和曲郜还有其他的内保招了招手。

“王总,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我和曲郜挤过人群,快步跑到那人身边问道。

这个西装男子就是我和曲郜的老板,“皇后会馆”老板王朗的儿子,王晓辉。

可能是会场音响的声音太大了,王晓辉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环视了自己周围一眼,见到了所有内保都过来了才搂着我的脖子附在我耳边小声道:“5分钟后,警察来查牌,你带着所有内保赶紧把场子里清干净,千万别出事儿”。

第三章沙漠风暴

之所以王晓辉直接找我,是因为中午我和曲郜早跟他喝了一顿,虽然他有钱,但却没有看不起我,相反对于我暴打肥猪的事迹赞不绝口,加上我俩脾气相投,简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恩?警察查牌?大半夜的查牌?

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都将近12点了,警察这个时候来查牌,真的不多见。

“放心吧,王总”,没时间多想了,哪个夜场是干净的?听到王晓辉的话,我赶紧点了点头,然后便把王晓辉的话告诉了所有内保。

“谭哥,你带几个兄弟去清大厅,我和曲郜带着几个兄弟去包房”。

大致了安排了下分工,整个场子里的20多个内保马上行动,40多岁的谭哥带着5、6个内保一头扎紧了舞池中,而我和曲郜带着剩下的人也一人一间包房开始检查有没有“浑水”。

开头还算顺利,除了有几个包房的小姐陪客人打啵儿被我制止外,其他的还算正常。

走出“天字B号”的最后一间包房,我不敢停留,快步走向“天字A号”的包房。

顺便说一下,我们会馆一共有56间包房,分别为“天字A、B、C、D、E、F、G号”包房,包房质量分别是从A到G递减的,而每个字号的包房又分为1-8号包房,1-2号为豪华包、2-4号为大包,依次类推,也就是说A1号包房是全会馆最好的包房。一般在A字号包房的人,非富即贵,完全不是我这种臭屌丝能比的

由于A1-A4包房今天没人,我直接推开了A5号包房的房门,人刚刚走进去,里边的景象就让我呆住了:

三个完全果露的美女,正光着腚,手里拿着跳跳糖,跪在地上轮番给一个坐在沙发上的小胖子服务。

这种玩法在我们行内叫“沙漠风暴”,小姐含着跳跳糖给人服务,嘴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跳跳糖跳动时还能刺激到男人的兄弟,所以,一般人都喜欢这样玩。

本来,这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当我的眼睛看到那坐在沙发上的人时,眼睛再也挪不开了,这个人竟然就是昨晚刚刚被我揍了一顿的那头肥猪!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单单是我发现了那头肥猪,他照样也看到我了,不过,看到我身上穿着的衣服后,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不屑。

肥猪并没有搭理我,就好像看不到我一般,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了,享受着身下的快感。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肥猪不鸟我不代表他的狗不说话,昨晚揍过我的一群小混混自然也认识我,见到我进,肥猪身旁旁边坐着的小混混“呼啦”一下全都站到了我的面前,那样子,好像我只要敢啰嗦,昨晚的事情还会在我的身上发生。

这些狗里有几条明显练过,虽然他们穿着衣服看不到他们的肌肉,不过看他们一个个站得那叫一个直,我知道再动手,我果断还是要挨打。

不过想到我的使命,我下意思的咽了口口水,眼神越过面前的一群混混,看着那眼睛微眯的肥猪道:“警察来查牌了,你们不能玩了,要玩,等到警察走了再玩”。

我的话被那三个裸体的小姐听了个清楚,听到“警察”这个字眼,那三个小姐头部的动作明显一顿,然后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一只猪蹄儿伸出来,凭空按住了想要起身的三个小姐,一直不说话的肥猪终于开口了:“出去看看,如果真有警察就快点回来,没有的话,就给咱们的这个小爷松松筋骨”。

“是,邢少”!

听到肥猪的话,一个小混混身体微微一躬,然后快步跑出了包厢。

那三个小姐看到小胖子的人跑出去了,又感受到自己客人有些不耐烦了,而且警察并没有进来,于是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关我屁事儿?老子就是来传信儿的,咋听这意思是要揍我呢?

昨晚特么刚让这死猪揍过,今晚再来一顿可就栽了,想到这,我掉头就想跑。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恐怕早就防着我这一手了,见到我要跑,一个小混混快步上前按住门,冲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

呕~

我本来就不壮实,这一脚踢得我可真是不轻,我觉得我肚子里的肠子让这狗日的一脚丫子踢得都卷成一团了。

遭受重击的一瞬间,我的脸就白了,头也有点迷糊,身体一轻,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向外吐着酸水。

“找死”!

见到我不跑了,这狗腿子并没有继续揍我,而是守着门,一脸奸笑的看着我。

咔擦!

门打开了,出去探风的混混回来了,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我,而是对着依旧着眼睛享受的肥猪说道:“邢少,一会儿警察确实要来查牌,大概还有2分钟到。”

哦?

听到混混的汇报,那肥猪眉头一皱,只能推开了三个小姐的头,站起身缓缓地穿上了那能给我当大衣的裤子。

那三个小姐看到肥猪穿起了裤子,也赶紧站起身体,慌乱地寻找起自己的衣服,最后,索性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只是拼命的往自己身上套。

“你们别穿衣服”!

看到三个小姐慌慌张张地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已经整理完毕的肥猪突然开口道:“你们现在陪他”。

说着,这肥猪竟然伸手指了指我。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jiankang/xingshenghuo/2017/0926/529164.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