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性生活 > 来大姨妈了怎样啪啪比较安全?

来大姨妈了怎样啪啪比较安全?

2017-09-26 00:31  来源:未知  
导读:“你少废话,我追定你了,你留点气力继续跑吧!”“我当然跑,不然我得跟你回去,你个死八婆真是冥顽不顾。”骂完,缓过一口气的抢劫犯又开始跑了……“骂谁呢?让我抓到你,你死定了,你个没JJ的臭抢劫犯。”

“你少废话,我追定你了,你留点气力继续跑吧!”“我当然跑,不然我得跟你回去,你个死八婆真是冥顽不顾。”骂完,缓过一口气的抢劫犯又开始跑了……“骂谁呢?让我抓到你,你死定了,你个没JJ的臭抢劫犯。”

??

“警察,别走,再走我就开枪了……”郭婷在追一名抢劫犯,抢劫犯非常的狡猾,仿佛算准郭婷不敢开枪似的,喊不停,弄得郭婷恼火之极,“妈的,跟老娘比快是不是?好,我不开枪,不抓到你我就三天不吃饭。”

郭婷被逼急了,连脏话都骂了出来,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生气就是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不过她特别有节制,不在同事和朋友面前那么说,有亦很少。

抢劫犯知道自己遇到个牛脾气的辣警花了,心里暗叫糟糕。

郭婷加快步伐去追抢劫犯,始终与抢劫犯保持十米的距离。虽然郭婷没有抢劫犯奔跑的速度快,但是郭婷觉得自己耐力好,持久战最终赢的肯定是自己,她有这个信心。

抢劫犯越跑越心慌,他心想,怎么有那么勤快的警察啊?还是个女的。妈的,要知道会遇到个这么勤快的警察,我他妈肯定不干抢劫这个工作,累人。

“大姐……你……不要追了,抢来的东西我已经给回你,你就放我一条生路走……走……行吗?”实在跑不动了,抢劫犯停下来歇息,不停喘粗气,所以说话断断续续的。

“你……放……狗屁,警察……从来不和犯人……讲条件。”郭婷亦停了下来歇息,她跑到肺都炸了,抢劫犯停了她也打算歇息好再追。

“再追,我不累死你自己也得被累死,你对工作这么热情负责,假以时日你肯定能升职加薪平步青云,公安局长的位子在等着你呢,如果你因为追我而被累死,你想想,这多亏啊?如此一来,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名好公安局长,此消彼长之下,我们这样的犯人就又多了一批,你追我,纯粹是在培养更多的犯人啊!”

“你他妈烦不烦啊?你爱跑继续跑,别他妈那么多废话,你要这么好口才你当销售去,你当什么抢劫?觉得很光荣是不是?”

“我为生活而已!”抢劫犯叹了口气,“否则谁那么无聊爱当犯人?”

“干什么不能活?你没文化你去干工地,有文化你去进公司。”

“大姐,那我问问你,你家里人都干什么?是不是警察?看你表情就知道是的。那我告诉你,我爸是抢劫犯,我孝顺,继承他衣钵,凭什么你继承你家里人衣钵没有问题,换我继承我爸衣钵就有问题?这是个问题你得好好考虑考虑,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追我。”

郭婷很无语,他妈的,现在都什么世道了?抢劫犯素质还那么高,说话一套套的,都是很难反驳的理论。

“你少废话,我追定你了,你留点气力继续跑吧!”

“我当然跑,不然我得跟你回去,你个死八婆真是冥顽不顾。”骂完,缓过一口气的抢劫犯又开始跑了……

“骂谁呢?让我抓到你,你死定了,你个没JJ的臭抢劫犯。”

………………

张易阳今天奉上司之命到一个工厂拿货版,刚拿到手,准备回去交差,忽然听见围墙外传来有趣的对话,一个女警与一个犯人之间的对话。张易阳觉得女警很可爱,当然那个犯人也够极品,反正这勾起了张易阳的无限欲望,他非常想看看女警和犯人长什么模样,所以听见他们又开始跑了,自己也立刻往大门跑……

张易阳跑到大门,没经过警卫同意立刻就跑了出去,他追着郭婷和抢劫犯,但同时也被两个警卫追着,警卫觉得他偷了东西。张易阳来不及解释,奋力去追,先追上郭婷,郭婷跑了那么久速度慢了一半,容易追。

“美女,追犯人呢?”张易阳看清了这个女警察的模样了,还真不赖,刚才在后面看身材就觉得不错,他还担心是那种后面西施前面西饼的成对比的类型呢!

“废话。”郭婷冲口而出,然后才在想,这个人怎么知道自己追犯人?只是,她来不及细想,张易阳又说话了……

“我帮你追,不过我有个要求,如果我追到,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

“一言为定。”能追到犯人,郭婷觉得划算。至于这个男人有什么不轨企图?靠,她是警察,才不怕这个,除非对方活腻了……

“就这么说定了!”张易阳心里暗笑,看着那个抢劫犯的背影,他就好像看见了亲爱的女神维纳斯一样,令他全身沸腾起来。

“你追不追?快转弯了,一转弯外面就是大路,过了大路就难追了……”郭婷有点急了起来。

“你等着,我立刻快快快……”

说完,张易阳加快速度,在抢劫犯转弯之前把他抓住,并在郭婷追上来之前把他打成猪头,额头、鼻子,流血不止。见血了,张易阳才有点后悔,他在想,女警不会怪自己滥用私刑吧?靠……刚才看她很正义,这次要黄了……

张易阳很是担忧,但当郭婷追了上来大吼一声扑向抢劫犯拳打脚踢后,他立刻放宽了心。

“你他妈害老娘追九条街,这次你还不死?”郭婷一边喘着粗气破口大骂,一边踢,把那个已经被张易阳修理得哭爹喊娘的抢劫犯顿时打得消无声息。此时两个工厂警卫刚追到,看见郭婷如此粗暴,他们对视一眼,双双转头往跑回。

“美女,记住了,你欠我一个人情。”一个小时后,在公安局门口,张易阳说。

“嗯,我记住了,谢谢你回来当证人。”

“哈,我很乐意效劳。”

郭婷进了公安局,张易阳往回走,回公司,刚上出租车电话就响了,正是他的女上司,人称冷罗刹。张易阳心里那个慌啊,顾着追抢劫犯,把工作的事情抛诸脑后去了,他现在直想找洞钻,但他必须接这个电话……

“张易阳,你被车撞死了是不是?你看看现在几点?”电话刚接通,冷罗刹就对电话另一端的张易阳大声咆哮。

张易阳在心底乱骂:操,什么鸟态度?死变态总让人不得安宁,当初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随传随到的要求呢?为了升职加薪,整的自己跟个低等下贱人似的。

心里骂,但张易阳嘴上还得客客气气道:“对不起冷总,遇到点事情耽误了!”

“少废话,立刻过来旋宫俱乐部。”冷罗刹说完噼啪挂断电话,过了会儿却发来一条短信:快,我在门口等,再迟到,你死定了……

二十分钟后,张易阳到了旋宫俱乐部,刚下车冷罗刹就用矿泉水瓶子砸他,骂道:“我让你去拿货版,你用了两个半小时,你当我说话不算话是不是?”

张易阳低声下气道:“不是,我真的遇到事情耽搁了!”

“回公司再收拾你。”冷罗刹递给张易阳一个文件袋,率先走进了俱乐部,她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雷厉风行。这个女人,虽然性格有点儿古怪,嘴上不太积德,但绝对是个极品美女,长长的腿,丰满的身段,精致的五官,最关键的是她的眼睛,一般人莫敢对视,除非你找抽。

张易阳非常想给冷罗刹一大巴掌,然后狠狠揣她两脚,继而潇潇洒洒的滚蛋,留给冷罗刹一个英雄的背影。可是张易阳不敢,他只能在心里面意淫,而且不能表现在脸上,否则让冷罗刹看见,哼哼……

旋宫俱乐部是一家高级俱乐部,严格区分会员等级那种,富丽堂皇自不言表,各类健身器材如数家珍,有张易阳见过的,更有前所未见的,总之和他平常与苏然去那些垃圾俱乐部,简直天渊之别。这地方,连休息区都十分讲究,分高中低级三个级别,专门配有抽烟的、喝饮料的、吃东西的……

冷罗刹就是把张易阳领进一个专供抽烟的休息室,里面有个身穿运动服的男人,四平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抽烟。这厮相貌不错,眉清目秀,带着一股浓厚的书卷味,但是他有着一双色狼的眼睛。

“陈总,见你一脸可真难哦……”冷罗刹笑脸盈盈,声音甜腻、热情奔放的走过去与陈总握手。

张易阳被雷到了,看着与平时判若两人的冷罗刹,他恶心。同时,他万分感慨,看来,要别人看得起自己,给自己好脸色,自己必须具备比别人强悍的实力,至少持平,否则在社交等级上就落人一筹。

张易阳算明白了,拿自己跟冷罗刹来说,冷罗刹明显比自己等级高,加上又是自己的上司,所以有资格对自己骂骂咧咧,完全不留情面,自己那点儿男人的自尊放她眼里就是屎一驼。但是,遇上比她更高级别的人,或者她有事情需要求助别人,她也得低三下四,贴上脸让别人反复一顿猛抽。

“呵,冷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想见你还来不及呢!”陈总露出恶心的笑容,狗爪子还猖狂地在冷罗刹的手背来回抚摸。

“哈,是吗?”冷罗刹神色自若的抽回手,把张易阳拉过去介绍道,“给你介绍个超级强人,我们公司的创意部主任,张易阳。”

张易阳发晕,原来冷罗刹拉自己来骗人?

不过,张易阳十分喜欢创意部主任这个头衔,稍微不满的就是仍旧在冷罗刹的管辖范围以内。确实,冷罗刹掌管着公司最重要的市场、财务、销售、创意,四大部门,简直只手遮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她下的书面命令,比任何一个老总下的都要管用百倍。

“您好,陈总。”张易阳露出王八蛋的笑容,伸手与陈总握了握。

“年轻人,不错嘛。”

“过奖、过奖。”

交谈了几句,张易阳就被晾到了一边,冷罗刹与陈总打情骂俏,嘻嘻哈哈。张易阳想不明白冷罗刹带他来所谓何意,难不成故意恶心自己?但张易阳不敢问,更不敢先离开,再恶心他也必须脸带微笑坐在那儿,时间久了脸部肌肉仿佛有些抽筋,还有就是,想把这个陈……色魔拉出外面海扁一顿。

“张主任,把合同和货版拿过来。”冷罗刹忽然对张易阳说。

“合同?货版?”张易阳说完才反应过来,飞快把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

陈总捧着货版津津有味看了起来,大概看了五分钟左右,接着看合同,看完了,似笑非笑地望了冷罗刹一眼,继而取出签字笔刷刷刷画了押。

“合作愉快。”冷罗刹再度向那家伙伸出手。

“合作愉快!”

陈总又摸冷罗刹的手了,张易阳想不明白啊,冷罗刹怎么受得了他?如果换了自己摸,估计冷罗刹要把自己劈成两半,上半身喂猪,下半身喂狗。

陈总听了个电话后离开了,冷罗刹没理会张易阳,也准备离开休息室。张易阳连忙追上去,不想冷罗刹突然转回来,结果俩个人迎头双撞,双方都眼冒金星、晕晕呼呼的……

“你走路不带眼是不是?”冷罗刹蹲下去,痛苦的哼叫着。

张易阳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死定了!”

张易阳没说话,他忽然看见冷罗刹裤子染红了一片,居然是血。

操,不会这么脆弱吧?撞一下而已,这就被撞到血管爆裂内脏移位什么的?

张易阳对法律并不很了解,除了知道杀人放火强奸诈骗要坐牢,出这种意外不知要不要填命。他可不想早死,虽然早死早超生,那是无奈之举;他更不想坐牢,虽然白吃白喝,但天天给人扁,甚至捅后面,压根不是好事。

张易阳手忙脚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救,冷罗刹瞪他:“你干什么?”

“叫救护车。”

“叫什么救护车?”

张易阳指了指冷罗刹被染红的裤子……

“给我蹲下,立即。”冷罗刹一张脸扭曲,恼羞成怒。

张易阳不明就里,但还是飞快按照冷罗刹的意思在傍边蹲下,而冷罗刹,立刻站起来狠狠在张易阳小腿处踢了一脚。

“干嘛踢我?”张易阳感觉莫名其妙。

“白痴,这里是俱乐部,本身就配备最好的医生。”

张易阳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小腿,准备去找医生,却再次被冷罗刹喊住,他很无奈的回头道:“我的姑奶奶,你又想怎样?”

冷罗刹指了指沙发:“扶我到那边坐一坐。”

看冷罗刹捂着自己的肚子痛到惨无人色,裤子里的血印越来越大,张易阳有点儿不知所措,但却无计可依,反正脑海里一团乱麻吧,他可不想冷罗刹出事。

在沙发坐好,冷罗刹对张易阳说:“给我倒杯水过来。”张易阳飞快到饮水机那边用一次性杯接了一杯水回来,冷罗刹喝了一小口,又吐了出来,没喝那些直接泼到张易阳身上:“要热的,白痴。”

张易阳长这么大,近一米八的身高,相貌堂堂,第一次被这么羞辱,他都想给冷罗刹几大巴掌,然后撒手不管了,可是又不忍,心地善良,有时候真是个毛病。

冷罗刹连续喝了两杯热水,又在包包里找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颗药丸吞下,脸色才逐渐好转起来,发现张易阳在看自己裤子的血红,她怒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掉?”

张易阳无声地操了她一下,迅速移开目光。冷罗刹马上从包包里找出一个小本子,还有签字笔,刷刷刷在小本上写了些什么,随后撕下来折了几下,递给张易阳。

张易阳拿过来,想打开看,又被吼住:“出了门再看,滚,立即!”冷罗刹拿起一次性杯作势要砸,只要张易阳一打开看,她真的会砸,因为,丑死了……

出了门,张易阳飞快拆开纸张看,就一眼,立刻脸红耳赤。他是明白了,冷罗刹原来是来哪个……了!他点了根烟叼着,在街口找到家便利店,郁闷的是在门外徘徊了十多分钟都没敢进去。堂堂一个大男人,去购买女人东西,他真怕被别人当成精神病患者抓起来送去人道毁灭。

又徘徊了一阵,电话响了,冷罗刹打来的:“你被车撞了是不是?买一点点……东西……用不用一个多小时?”

“姑奶奶,你以为我乐意?也不看你让我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张易阳心里愤恨,还没跟冷罗刹算帐呢,她倒恶人先告状,难不成上司就可以横着走?操。

“限你十分钟以内回来。”冷罗刹说完劈啪挂断了电话。

有病,就知道自己吃定我?我偏不,最多被炒鱿鱼,被炒了鱿鱼最多重新找工作,找不到新工作最多穷一点,欠银行的钱继续欠,利息继续翻,一段时间内没钱寄回家,再找不到工作最最多没饭吃……想到这里,张易阳郁闷的对自己说:还是赶紧去买了算了,牵连太广了,没必要跟整个地球过不去。

想好了,张易阳走进了便利店。选购时,店员一直跟着,看实在难以下决定,他干脆问店员:“小妹妹,你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啊……不是,我是想问下那个牌子的卫生巾好用?”

“帮女朋友买?”店员就是通情达理。

“对啊对啊。”

“高洁丝吧,或者苏菲、护舒宝。”店员指了指货架,“你是要日用还是夜用?绵质还是纱质?”看张易阳一头雾水,她继续问,“你女朋友没有跟你说清楚?”

“没有,买个卫生巾那么复杂?”张易阳苦着脸,冷罗刹又不是自己女朋友,怎么可能跟自己说?

“女人都是麻烦的啦。”店员自嘲地笑了笑,“要不你先打个电话问清楚。”

张易阳在脑海里稍微想象了一下打电话问冷罗刹的情形,立刻摇头:“算了,给我各样都拿一个吧。”

买完卫生巾,又买了一包一次性内裤,张易阳匆匆离开便利店,到附近的时装店买了一套廉价运动服,又匆匆返回,回到俱乐部休息室,冷罗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完了,说:“滚出去,立即!”

张易阳出去了,冷罗刹在里面扭捏了十多分钟,出来时已经把张易阳买回来的运动服换上,她原本的衣服则装在一只袋子里。她四周望了一眼,蹭蹭蹭走近一只垃圾桶,直接把袋子扔进去,接着转过身瞪着张易阳道:“衣服多少钱?”

“九十块。”张易阳老实回答,他以为冷罗刹要给他报销。

冷罗刹表情绽放出一股愤怒,再次在张易阳小腿上狠狠踢了一脚,“你……你居然买这么便宜的衣服给我穿?”

“妈的,有得你穿还想怎样?”张易阳痛火了,连带脏话都蹦了出来,“你明知道我是穷人一个,我身上就带着百来块,你指望我能给你买多贵的衣服?”

该死的冷罗刹又是一声不吭直接跑掉,张易阳超级鄙视她。

跟在冷罗刹身后走,看着她屁股一扭一摆,进入了一个门,张易阳下意识跟进去,却被站在门外一脸严肃的保安伸手拦下。张易阳不爽道:“干嘛啊?”

“先生,你不可以入内。”保安笑容可亲的指了指傍边被他忽略的告示牌,上面写着:女宾部,男宾止步。

张易阳顿时脸红耳赤,急忙开溜……

找了个可以看到女宾部出入口的位置坐下,张易阳准备守株待兔。他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立刻被保安没收,他脸上挂着无比歉意的笑容,心里却在恶毒的诅咒。

守了十多分钟,张易阳开始有点不耐烦,掏出手机上Q解闷,在Q里跟三个MM海阔天空扯了十多分钟,意犹未尽,冷罗刹却突然走了出来。原来她去了洗澡,此刻秀发上挂着串串水珠,肌肤红红的煞是可爱,无敌迷人,不过一想到她的性情行为,张易阳迅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种女人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吃得消的,再美也是带刺的玫瑰。

冷罗刹撇了张易阳一烟,没说话,而是径直往俱乐部外面走,一直走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又等到张易阳也上了车,她才问张易阳:“你会不会开车?”

“开车?拖拉机算不算?”张易阳读初中时在乡下开过二伯的拖拉机,二伯教了一天他便学会了!

冷罗刹有点疑惑:“什么是拖拉机?”

真的假的,拖拉机都不知道?这养尊处优的城市娃儿,张易阳回答道:“拖拉机是……”

“行了,你直接告诉我拖拉机多少只轮子。”张易阳飞快伸出四根手指,冷罗刹点了点头道,“哦,差不多的,那你开吧!”

“凭什么我开?”

“我肚子……痛,而且我不是你的司机。”

“问题我也不是你的司机。”看冷罗刹瞪眼睛了,张易阳飞快道,“撞坏了要不要我赔?”

“撞坏了再说!”

“废话,我才不干,撞坏了要我赔怎么办?”

“不干扣奖金。”

“扣奖金也不干,先不管安全问题,这车的价值就足够吓死人,随便撞坏一块大概能顶我十个八个月的奖金。”

“业务提成一并取消。”冷罗刹恶狠狠道,“你开不开?”

“什么业务提成?”张易阳听到一愣一愣,自己又不是业务员,何来业务提成?此时冷罗刹刚好示意了一下他傍边的合同,张易阳立刻道,“切,这是你谈的。”

“报告里写你名字,合同一栏没填,留空了,只要填上你名字提成就属于你。”

“有多少?”张易阳明显心动了……

“两万。”冷罗刹从心底笑了,这个男人还是一样喜欢钱的,多给他好处估计更容易控制。她一个女人,高处不胜寒啊,尤其她那么多麻烦,还要与那个男人斗智斗勇。

坐在宝马,昂贵的驾驶座上,张易阳不断的冒汗,心跳怦怦高度活跃。而看他坐上去一会儿了还不开,冷罗刹不耐烦的催促了起来:“怎么还不走?走,立即!”

“我……有点紧张。”

冷罗刹用冷冷的目光盯着张易阳,她肚子痛,不然她真想扯开了嗓子骂死这个她眼里的贱男人。

“等一下,我要先酝酿酝酿情绪。”

“是不是男人你?”

“是男人,是一个被架上驾驶座的男人。”张易阳突然泄气了,刚刚那会儿的勇气忽然间荡然无存,只是想到那两万块提成又好不心甘。

“到底走不走?”冷罗刹抬腿想踢人,发现空间不对后,改用尖尖的指甲掐。

“啊……放手。”

冷罗刹继续掐。

“你大爷的,再掐信不信老子扇你耳光?”张易阳觉得冷罗刹这死变态肯定专门练过的,掐起人来痛的要命,痛的失去理智……

冷罗刹笑了,把自己一张绝色的脸凑过去道:“来啊,往这儿扇。”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冷罗刹飞快道:“是,你就是不敢,不是男人。”

“你他妈烦不烦啊?你爱跑继续跑,别他妈那么多废话,你要这么好口才你当销售去,你当什么抢劫?觉得很光荣是不是?”

“我为生活而已!”抢劫犯叹了口气,“否则谁那么无聊爱当犯人?”

“干什么不能活?你没文化你去干工地,有文化你去进公司。”

“大姐,那我问问你,你家里人都干什么?是不是警察?看你表情就知道是的。那我告诉你,我爸是抢劫犯,我孝顺,继承他衣钵,凭什么你继承你家里人衣钵没有问题,换我继承我爸衣钵就有问题?这是个问题你得好好考虑考虑,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追我。”

郭婷很无语,他妈的,现在都什么世道了?抢劫犯素质还那么高,说话一套套的,都是很难反驳的理论。

“你少废话,我追定你了,你留点气力继续跑吧!”

“我当然跑,不然我得跟你回去,你个死八婆真是冥顽不顾。”骂完,缓过一口气的抢劫犯又开始跑了……

“骂谁呢?让我抓到你,你死定了,你个没JJ的臭抢劫犯。”

………………

张易阳今天奉上司之命到一个工厂拿货版,刚拿到手,准备回去交差,忽然听见围墙外传来有趣的对话,一个女警与一个犯人之间的对话。张易阳觉得女警很可爱,当然那个犯人也够极品,反正这勾起了张易阳的无限欲望,他非常想看看女警和犯人长什么模样,所以听见他们又开始跑了,自己也立刻往大门跑……

张易阳跑到大门,没经过警卫同意立刻就跑了出去,他追着郭婷和抢劫犯,但同时也被两个警卫追着,警卫觉得他偷了东西。张易阳来不及解释,奋力去追,先追上郭婷,郭婷跑了那么久速度慢了一半,容易追。

“美女,追犯人呢?”张易阳看清了这个女警察的模样了,还真不赖,刚才在后面看身材就觉得不错,他还担心是那种后面西施前面西饼的成对比的类型呢!

“废话。”郭婷冲口而出,然后才在想,这个人怎么知道自己追犯人?只是,她来不及细想,张易阳又说话了……

“我帮你追,不过我有个要求,如果我追到,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

“一言为定。”能追到犯人,郭婷觉得划算。至于这个男人有什么不轨企图?靠,她是警察,才不怕这个,除非对方活腻了……

“就这么说定了!”张易阳心里暗笑,看着那个抢劫犯的背影,他就好像看见了亲爱的女神维纳斯一样,令他全身沸腾起来。

“你追不追?快转弯了,一转弯外面就是大路,过了大路就难追了……”郭婷有点急了起来。

“你等着,我立刻快快快……”

说完,张易阳加快速度,在抢劫犯转弯之前把他抓住,并在郭婷追上来之前把他打成猪头,额头、鼻子,流血不止。见血了,张易阳才有点后悔,他在想,女警不会怪自己滥用私刑吧?靠……刚才看她很正义,这次要黄了……

张易阳很是担忧,但当郭婷追了上来大吼一声扑向抢劫犯拳打脚踢后,他立刻放宽了心。

“你他妈害老娘追九条街,这次你还不死?”郭婷一边喘着粗气破口大骂,一边踢,把那个已经被张易阳修理得哭爹喊娘的抢劫犯顿时打得消无声息。此时两个工厂警卫刚追到,看见郭婷如此粗暴,他们对视一眼,双双转头往跑回。

“美女,记住了,你欠我一个人情。”一个小时后,在公安局门口,张易阳说。

“嗯,我记住了,谢谢你回来当证人。”

“哈,我很乐意效劳。”

郭婷进了公安局,张易阳往回走,回公司,刚上出租车电话就响了,正是他的女上司,人称冷罗刹。张易阳心里那个慌啊,顾着追抢劫犯,把工作的事情抛诸脑后去了,他现在直想找洞钻,但他必须接这个电话……

“张易阳,你被车撞死了是不是?你看看现在几点?”电话刚接通,冷罗刹就对电话另一端的张易阳大声咆哮。

张易阳在心底乱骂:操,什么鸟态度?死变态总让人不得安宁,当初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随传随到的要求呢?为了升职加薪,整的自己跟个低等下贱人似的。

心里骂,但张易阳嘴上还得客客气气道:“对不起冷总,遇到点事情耽误了!”

“少废话,立刻过来旋宫俱乐部。”冷罗刹说完噼啪挂断电话,过了会儿却发来一条短信:快,我在门口等,再迟到,你死定了……

二十分钟后,张易阳到了旋宫俱乐部,刚下车冷罗刹就用矿泉水瓶子砸他,骂道:“我让你去拿货版,你用了两个半小时,你当我说话不算话是不是?”

张易阳低声下气道:“不是,我真的遇到事情耽搁了!”

“回公司再收拾你。”冷罗刹递给张易阳一个文件袋,率先走进了俱乐部,她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雷厉风行。这个女人,虽然性格有点儿古怪,嘴上不太积德,但绝对是个极品美女,长长的腿,丰满的身段,精致的五官,最关键的是她的眼睛,一般人莫敢对视,除非你找抽。

张易阳非常想给冷罗刹一大巴掌,然后狠狠揣她两脚,继而潇潇洒洒的滚蛋,留给冷罗刹一个英雄的背影。可是张易阳不敢,他只能在心里面意淫,而且不能表现在脸上,否则让冷罗刹看见,哼哼……

旋宫俱乐部是一家高级俱乐部,严格区分会员等级那种,富丽堂皇自不言表,各类健身器材如数家珍,有张易阳见过的,更有前所未见的,总之和他平常与苏然去那些垃圾俱乐部,简直天渊之别。这地方,连休息区都十分讲究,分高中低级三个级别,专门配有抽烟的、喝饮料的、吃东西的……

冷罗刹就是把张易阳领进一个专供抽烟的休息室,里面有个身穿运动服的男人,四平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抽烟。这厮相貌不错,眉清目秀,带着一股浓厚的书卷味,但是他有着一双色狼的眼睛。

“陈总,见你一脸可真难哦……”冷罗刹笑脸盈盈,声音甜腻、热情奔放的走过去与陈总握手。

张易阳被雷到了,看着与平时判若两人的冷罗刹,他恶心。同时,他万分感慨,看来,要别人看得起自己,给自己好脸色,自己必须具备比别人强悍的实力,至少持平,否则在社交等级上就落人一筹。

张易阳算明白了,拿自己跟冷罗刹来说,冷罗刹明显比自己等级高,加上又是自己的上司,所以有资格对自己骂骂咧咧,完全不留情面,自己那点儿男人的自尊放她眼里就是屎一驼。但是,遇上比她更高级别的人,或者她有事情需要求助别人,她也得低三下四,贴上脸让别人反复一顿猛抽。

“呵,冷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想见你还来不及呢!”陈总露出恶心的笑容,狗爪子还猖狂地在冷罗刹的手背来回抚摸。

“哈,是吗?”冷罗刹神色自若的抽回手,把张易阳拉过去介绍道,“给你介绍个超级强人,我们公司的创意部主任,张易阳。”

张易阳发晕,原来冷罗刹拉自己来骗人?

不过,张易阳十分喜欢创意部主任这个头衔,稍微不满的就是仍旧在冷罗刹的管辖范围以内。确实,冷罗刹掌管着公司最重要的市场、财务、销售、创意,四大部门,简直只手遮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她下的书面命令,比任何一个老总下的都要管用百倍。

“您好,陈总。”张易阳露出王八蛋的笑容,伸手与陈总握了握。

“年轻人,不错嘛。”

“过奖、过奖。”

交谈了几句,张易阳就被晾到了一边,冷罗刹与陈总打情骂俏,嘻嘻哈哈。张易阳想不明白冷罗刹带他来所谓何意,难不成故意恶心自己?但张易阳不敢问,更不敢先离开,再恶心他也必须脸带微笑坐在那儿,时间久了脸部肌肉仿佛有些抽筋,还有就是,想把这个陈……色魔拉出外面海扁一顿。

“张主任,把合同和货版拿过来。”冷罗刹忽然对张易阳说。

“合同?货版?”张易阳说完才反应过来,飞快把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

陈总捧着货版津津有味看了起来,大概看了五分钟左右,接着看合同,看完了,似笑非笑地望了冷罗刹一眼,继而取出签字笔刷刷刷画了押。

“合作愉快。”冷罗刹再度向那家伙伸出手。

“合作愉快!”

陈总又摸冷罗刹的手了,张易阳想不明白啊,冷罗刹怎么受得了他?如果换了自己摸,估计冷罗刹要把自己劈成两半,上半身喂猪,下半身喂狗。

陈总听了个电话后离开了,冷罗刹没理会张易阳,也准备离开休息室。张易阳连忙追上去,不想冷罗刹突然转回来,结果俩个人迎头双撞,双方都眼冒金星、晕晕呼呼的……

“你走路不带眼是不是?”冷罗刹蹲下去,痛苦的哼叫着。

张易阳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死定了!”

张易阳没说话,他忽然看见冷罗刹裤子染红了一片,居然是血。

操,不会这么脆弱吧?撞一下而已,这就被撞到血管爆裂内脏移位什么的?

张易阳对法律并不很了解,除了知道杀人放火强奸诈骗要坐牢,出这种意外不知要不要填命。他可不想早死,虽然早死早超生,那是无奈之举;他更不想坐牢,虽然白吃白喝,但天天给人扁,甚至捅后面,压根不是好事。

张易阳手忙脚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救,冷罗刹瞪他:“你干什么?”

“叫救护车。”

“叫什么救护车?”

张易阳指了指冷罗刹被染红的裤子……

“给我蹲下,立即。”冷罗刹一张脸扭曲,恼羞成怒。

张易阳不明就里,但还是飞快按照冷罗刹的意思在傍边蹲下,而冷罗刹,立刻站起来狠狠在张易阳小腿处踢了一脚。

“干嘛踢我?”张易阳感觉莫名其妙。

“白痴,这里是俱乐部,本身就配备最好的医生。”

张易阳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小腿,准备去找医生,却再次被冷罗刹喊住,他很无奈的回头道:“我的姑奶奶,你又想怎样?”

冷罗刹指了指沙发:“扶我到那边坐一坐。”

看冷罗刹捂着自己的肚子痛到惨无人色,裤子里的血印越来越大,张易阳有点儿不知所措,但却无计可依,反正脑海里一团乱麻吧,他可不想冷罗刹出事。

在沙发坐好,冷罗刹对张易阳说:“给我倒杯水过来。”张易阳飞快到饮水机那边用一次性杯接了一杯水回来,冷罗刹喝了一小口,又吐了出来,没喝那些直接泼到张易阳身上:“要热的,白痴。”

张易阳长这么大,近一米八的身高,相貌堂堂,第一次被这么羞辱,他都想给冷罗刹几大巴掌,然后撒手不管了,可是又不忍,心地善良,有时候真是个毛病。

冷罗刹连续喝了两杯热水,又在包包里找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颗药丸吞下,脸色才逐渐好转起来,发现张易阳在看自己裤子的血红,她怒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掉?”

张易阳无声地操了她一下,迅速移开目光。冷罗刹马上从包包里找出一个小本子,还有签字笔,刷刷刷在小本上写了些什么,随后撕下来折了几下,递给张易阳。

张易阳拿过来,想打开看,又被吼住:“出了门再看,滚,立即!”冷罗刹拿起一次性杯作势要砸,只要张易阳一打开看,她真的会砸,因为,丑死了……

出了门,张易阳飞快拆开纸张看,就一眼,立刻脸红耳赤。他是明白了,冷罗刹原来是来哪个……了!他点了根烟叼着,在街口找到家便利店,郁闷的是在门外徘徊了十多分钟都没敢进去。堂堂一个大男人,去购买女人东西,他真怕被别人当成精神病患者抓起来送去人道毁灭。

又徘徊了一阵,电话响了,冷罗刹打来的:“你被车撞了是不是?买一点点……东西……用不用一个多小时?”

“姑奶奶,你以为我乐意?也不看你让我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张易阳心里愤恨,还没跟冷罗刹算帐呢,她倒恶人先告状,难不成上司就可以横着走?操。

“限你十分钟以内回来。”冷罗刹说完劈啪挂断了电话。

有病,就知道自己吃定我?我偏不,最多被炒鱿鱼,被炒了鱿鱼最多重新找工作,找不到新工作最多穷一点,欠银行的钱继续欠,利息继续翻,一段时间内没钱寄回家,再找不到工作最最多没饭吃……想到这里,张易阳郁闷的对自己说:还是赶紧去买了算了,牵连太广了,没必要跟整个地球过不去。

想好了,张易阳走进了便利店。选购时,店员一直跟着,看实在难以下决定,他干脆问店员:“小妹妹,你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啊……不是,我是想问下那个牌子的卫生巾好用?”

“帮女朋友买?”店员就是通情达理。

“对啊对啊。”

“高洁丝吧,或者苏菲、护舒宝。”店员指了指货架,“你是要日用还是夜用?绵质还是纱质?”看张易阳一头雾水,她继续问,“你女朋友没有跟你说清楚?”

“没有,买个卫生巾那么复杂?”张易阳苦着脸,冷罗刹又不是自己女朋友,怎么可能跟自己说?

“女人都是麻烦的啦。”店员自嘲地笑了笑,“要不你先打个电话问清楚。”

张易阳在脑海里稍微想象了一下打电话问冷罗刹的情形,立刻摇头:“算了,给我各样都拿一个吧。”

买完卫生巾,又买了一包一次性内裤,张易阳匆匆离开便利店,到附近的时装店买了一套廉价运动服,又匆匆返回,回到俱乐部休息室,冷罗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完了,说:“滚出去,立即!”

张易阳出去了,冷罗刹在里面扭捏了十多分钟,出来时已经把张易阳买回来的运动服换上,她原本的衣服则装在一只袋子里。她四周望了一眼,蹭蹭蹭走近一只垃圾桶,直接把袋子扔进去,接着转过身瞪着张易阳道:“衣服多少钱?”

“九十块。”张易阳老实回答,他以为冷罗刹要给他报销。

冷罗刹表情绽放出一股愤怒,再次在张易阳小腿上狠狠踢了一脚,“你……你居然买这么便宜的衣服给我穿?”

“妈的,有得你穿还想怎样?”张易阳痛火了,连带脏话都蹦了出来,“你明知道我是穷人一个,我身上就带着百来块,你指望我能给你买多贵的衣服?”

该死的冷罗刹又是一声不吭直接跑掉,张易阳超级鄙视她。

跟在冷罗刹身后走,看着她屁股一扭一摆,进入了一个门,张易阳下意识跟进去,却被站在门外一脸严肃的保安伸手拦下。张易阳不爽道:“干嘛啊?”

“先生,你不可以入内。”保安笑容可亲的指了指傍边被他忽略的告示牌,上面写着:女宾部,男宾止步。

张易阳顿时脸红耳赤,急忙开溜……

找了个可以看到女宾部出入口的位置坐下,张易阳准备守株待兔。他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立刻被保安没收,他脸上挂着无比歉意的笑容,心里却在恶毒的诅咒。

守了十多分钟,张易阳开始有点不耐烦,掏出手机上Q解闷,在Q里跟三个MM海阔天空扯了十多分钟,意犹未尽,冷罗刹却突然走了出来。原来她去了洗澡,此刻秀发上挂着串串水珠,肌肤红红的煞是可爱,无敌迷人,不过一想到她的性情行为,张易阳迅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种女人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吃得消的,再美也是带刺的玫瑰。

冷罗刹撇了张易阳一烟,没说话,而是径直往俱乐部外面走,一直走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又等到张易阳也上了车,她才问张易阳:“你会不会开车?”

“开车?拖拉机算不算?”张易阳读初中时在乡下开过二伯的拖拉机,二伯教了一天他便学会了!

冷罗刹有点疑惑:“什么是拖拉机?”

真的假的,拖拉机都不知道?这养尊处优的城市娃儿,张易阳回答道:“拖拉机是……”

“行了,你直接告诉我拖拉机多少只轮子。”张易阳飞快伸出四根手指,冷罗刹点了点头道,“哦,差不多的,那你开吧!”

“凭什么我开?”

“我肚子……痛,而且我不是你的司机。”

“问题我也不是你的司机。”看冷罗刹瞪眼睛了,张易阳飞快道,“撞坏了要不要我赔?”

“撞坏了再说!”

“废话,我才不干,撞坏了要我赔怎么办?”

“不干扣奖金。”

“扣奖金也不干,先不管安全问题,这车的价值就足够吓死人,随便撞坏一块大概能顶我十个八个月的奖金。”

“业务提成一并取消。”冷罗刹恶狠狠道,“你开不开?”

“什么业务提成?”张易阳听到一愣一愣,自己又不是业务员,何来业务提成?此时冷罗刹刚好示意了一下他傍边的合同,张易阳立刻道,“切,这是你谈的。”

“报告里写你名字,合同一栏没填,留空了,只要填上你名字提成就属于你。”

“有多少?”张易阳明显心动了……

“两万。”冷罗刹从心底笑了,这个男人还是一样喜欢钱的,多给他好处估计更容易控制。她一个女人,高处不胜寒啊,尤其她那么多麻烦,还要与那个男人斗智斗勇。

坐在宝马,昂贵的驾驶座上,张易阳不断的冒汗,心跳怦怦高度活跃。而看他坐上去一会儿了还不开,冷罗刹不耐烦的催促了起来:“怎么还不走?走,立即!”

“我……有点紧张。”

冷罗刹用冷冷的目光盯着张易阳,她肚子痛,不然她真想扯开了嗓子骂死这个她眼里的贱男人。

“等一下,我要先酝酿酝酿情绪。”

“是不是男人你?”

“是男人,是一个被架上驾驶座的男人。”张易阳突然泄气了,刚刚那会儿的勇气忽然间荡然无存,只是想到那两万块提成又好不心甘。

“到底走不走?”冷罗刹抬腿想踢人,发现空间不对后,改用尖尖的指甲掐。

“啊……放手。”

冷罗刹继续掐。

“你大爷的,再掐信不信老子扇你耳光?”张易阳觉得冷罗刹这死变态肯定专门练过的,掐起人来痛的要命,痛的失去理智……

冷罗刹笑了,把自己一张绝色的脸凑过去道:“来啊,往这儿扇。”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冷罗刹飞快道:“是,你就是不敢,不是男人。”

张易阳被逼冷罗刹急了,发狠道:“我……信不信我非礼你!”

冷罗刹显然是不信,笑道:“来啊……”

微信上由于字数限制就先到这里了,想看后续内容需要去原文阅读,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直通原文!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jiankang/xingshenghuo/2017/0926/529163.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