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让我想入非非的美女上司,今天居然没穿……

让我想入非非的美女上司,今天居然没穿……

2017-09-26 00:34  来源:未知  
导读:陆振东这才回过神来,粗略扫了林若烟一眼,她褐色的波浪长发披肩而洒,肤色白嫩,明眸皓齿,身材火辣,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加上呈现在他眼前那两条修长又诱惑的美腿,足以让陆振东直咽唾沫,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见美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陆振东这才回过神来,粗略扫了林若烟一眼,她褐色的波浪长发披肩而洒,肤色白嫩,明眸皓齿,身材火辣,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加上呈现在他眼前那两条修长又诱惑的美腿,足以让陆振东直咽唾沫,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见美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三江市的丽都广场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正用惊人的速度朝不远处的丽都大厦跑去。

这是陆振东第一天去新公司上班,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他不想因为迟到被炒鱿鱼,所以跑起来脚下生风。

他刚跑到丽都大厦的露天停车场时,一名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突然从一辆越野车身后窜了出来。

陆振东心里顿时一惊,想要自己马上停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扯开嗓门大声喊道:“快躲开!”

长发女人闻声扭头,见到冲刺而来的陆振东,吓得脸色铁青,她下意识的想躲闪,可是刚准备转身,高跟鞋却在这个时候卡在了地板砖的缝隙里,无论她怎么拔都无济于事。

顿时,长发女人的身体失去重心,逐渐开始后仰。

眼看着陆振东的身体就要撞上长发女人,就在这关键时刻,陆振东突然腾空朝前翻了一个跟斗,他强壮的身体就在长发女人头顶三百六十度翻滚,双脚落地的同时,长发女人的身体也正好朝他脊背倒去。

他及时弓着身子,长发女人的身体正好倒在了陆振东的脊背上,他担心长发女人的身体从自己脊背上滑落,双手下意识反摁在女人的胸脯上。

这一好心的动作,却遭到长发女人的怒骂:“臭流氓!拿开你的手!”

听见这话,陆振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摁在了女人那软绵绵的酥胸上,酥胸带给他的柔软感瞬间消失,他赶紧将双手伸了回来。

却不料他的双手刚松开,女人的身体一歪,就从他脊背上滑了下去。

“哎哟!”只听见女人疼得叫了一声,身体也摔在了广场的地板上。

陆振东回头赶紧撇开关系,道:

“美女,这可是你让我放开的,不关我事。”

说话间,他看见长发女人的裙角上扬,裙下的一抹风光尽收眼底,那一抹令人面红耳赤的黑色顿时映入眼帘,让陆振东愣了愣。

他暗自惊叹道,靠,不会吧,这女人这么开放,上街挂空挡?

躺在地上的林若烟顺着陆振东直勾勾的眼神看去,才惊诧地发现这男人盯着自己的大腿根部,而且她总算明白刚刚跑起来为什么双腿之间凉飕飕的,原来自己今天离开家的时候,因为赶时间上班竟忘了穿裤裤。

想到这,林若烟顿时满脸羞红,忙不迭用手里拎着的LV手提包挡在双腿前,并捋了捋自己的裙角,将自己双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让陆振东看见点什么。

裹好自己双腿之后,林若烟发现陆振东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大腿,立马恼羞成怒的骂道:“臭流氓,你还看?”

陆振东这才回过神来,粗略扫了林若烟一眼,她褐色的波浪长发披肩而洒,肤色白嫩,明眸皓齿,身材火辣,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加上呈现在他眼前那两条修长又诱惑的美腿,足以让陆振东直咽唾沫,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见美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就连她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迷人。

但即便她再漂亮,做人首先应该有礼貌,至少刚才陆振东救了她一次,要不然这会儿她估计得躺在医院了。

陆振东听到她嘴里的流氓两字,就觉得挺别扭,自己又不是故意看见的,对她也不用那么客气,坏坏一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流氓,你说的这个流氓应该是你吧,你瞧瞧你长得挺端庄的,上街竟不穿内裤,你还真前卫,你妈知道这事吗?”

“你——”

林若烟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将手上的包砸向他,可是想到自己大腿间空荡荡的,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她扫了一眼周遭,幸好这露天停车场附近没什么人,要不然自己今天这脸就丢大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看了最私密的部位,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臭男人。

这些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可是陆振东的那番话,让她更加的抓狂。

眼看着上班的时间快到了,她顾不了跟陆振东继续纠缠下去,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免得让更多的人看见了。

她努力了许久,才慢慢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每走一步,左脚腕就疼得要命,她知道自己脚崴了,可还是一瘸一拐将卡在地板缝隙里面的高跟鞋拔了出来,穿在自己自己脚上,然后拎着手提包打算朝丽都大厦走去。

她刚走了两步,陆振东就追了上来,故意坏笑道:

“美女,你就这样去上班啊,你不怕被人看见,要不要我送你一条内裤,你这样去上班,万一大姨妈来了怎么办?”

林若烟闻言,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气呼呼地瞪着陆振东,怒声的说道:

“我来不来大姨妈,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麻烦你在我眼前消失,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说完,未等陆振东反击,林若烟就一瘸一拐的朝丽都大厦的大厅气急败坏的走了进去。

看见林若烟渐渐远去的背影,陆振东在身后肆无忌惮的大声喊道:

“前面那位美女,做人可以不穿内裤,但没礼貌是不行的。”

此话一出,丽都大厦附近,有不少女人回过头来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陆振东。

他见状,吃惊的自语道:“我靠,不是吧!这么多女人没穿内裤?”

这时,陆振东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水货劳力士手表,立马惊声的说道:

“糟糕,要迟到了,今天第一天上班迟到,不被炒鱿鱼才怪!”

他赶紧朝丽都大厦冲了进去,刚进大厅,就发现电梯门口排着长龙,黑压压的一片脑袋,这样排队下去,自己肯定迟到,因为离上班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他可不想因为电梯而落下迟到的罪名,到时候你百口难辩。

陆振东的新公司在二十五楼,跑上去是不可能的,目前只有一个办法。

他朝四号电梯走过去的同时,并笑着对排在四号电梯门口的所有人歉然的说道:

“各位对不起,我是电梯公司派来的维修人员,我们公司接到电话,说这部电梯出现了故障,要立刻抢修!”

众人闻言,开始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

“不是吧,这个时候抢修?”

“有没有搞错?我们还要赶着上班呢?”

“什么时候能抢修好啊?”

“……”

陆振东及时打断了他们的抱怨声,客气地说道:

“各位,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出现,但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麻烦大家配合了。”

在解释的时候,陆振东独自进了电梯,在电梯合上的时候,还对电梯外的人感激地说道:

“谢谢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电梯合上后,陆振东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直到电梯上行到二十五层的时候,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上班时间还剩下最后二分钟。

“叮铃”一声,电梯门刚敞开,他快步走出电梯,朝草原乳业有限公司的前台走了进去,他刚准备打指纹,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跟前。

扭头一看,惊奇的发现是楼下那位没穿内裤的美女,他扫了一眼她的全身,狡黠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她的下半身,抬起头来时,笑咪咪的问道:

“哟!美女,这么巧,你也在这上班?”

话音刚落,草原乳业公司的前台小美女走了过来,见到林若烟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喊道:“林总早!”

链接:http://m.3766.com/chapter/202055/29156601.html?utm_id=1271

听到这话,陆振东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那抹得意的笑容也僵住了,嘴里还轻声嘀咕:“林总?”

陆振东瞬间觉得自己完蛋了,第一天来新公司上班,就要面临被炒鱿鱼的可能。

他来三江市已经一个月了,被用人单位辞退了五六次。由于他没有文凭,所以只能先去找个服务员的工作混着,可是上班不到三天,餐厅的老板娘就主动勾引他,结果被老板发现,自己就卷铺盖滚蛋了。

临走时,还被老板骂小白脸。

他不觉得自己脸白,倒是老板娘的皮肤挺白的。

没办法,苦逼的他只能继续找工作。

第二份工作,陆振东依然只能去当服务员,可是上班不到两天,有顾客调戏跟他一块上班的小妹,他看不顺眼,就跟人家干了起来,一个人将六个壮汉全都送去了医院,让餐厅赔了好几万。

幸好他态度好,要不然还得被关进去几天。

接下来的几个工作,说起来都让陆振东寒心。有的老板说,你戴着劳力士来给我当服务员,你丫的玩我呀,要装逼去别的地方,我这里不欢迎!

陆振东也弄不明白自己手上戴着的这块手表是从哪里来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不今天刚来上班,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早知道这美女是老总,他哪敢放肆,现在后悔起来,肠子都青了。

“林总早!”陆振东觍着脸,笑嘿嘿的讨好道。

林若烟面若冰霜,想到刚才发生在楼下的事,她就气得磨牙,恨不得一把掐死陆振东。

可是考虑到这是公司,自己又是第一天上任,她身为公司老总,起码得注意下形象,而且万分担心陆振东把公司楼下发生的事捅出去,那她在公司还有什么颜面。

她竭力克制住内心的愤怒,平静地问道:“你在这上班?”

陆振东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尴尬的笑容,挠挠后脑勺,点头应声道:“是的。”

“哪个部门?”

“市场部。”陆振东如实回应。

“来下我办公室。”

林若烟撂下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离开了前台。

陆振东知道死定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炒鱿鱼,心里就犯愁。

眼看着房租就要到期了,自己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面临睡大街的可能。

前台小美女阿珠见陆振东还愣在原地,好心提醒道:“喂,新来的,林总让你去办公室,你怎么还站在那?”

陆振东回头微笑道:“我这就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死就死吧!最多不过再找工作就是。

他从前台穿过硕大的办公区,才看见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那扇门,走到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办公室里传来林若烟那严肃的声音:“进来!”

陆振东推门而入,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间办公室大概有三十几个平方,里面有一张实木的办公室桌,电脑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

林若烟正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看着什么,在她右手的窗台下,有一盆长得茂盛的盆栽;左手边,还有一个硕大的文件柜。

除此之外,在办公桌对面就剩下两把普通的座椅。

陆振东刚看见坐在座椅上夹紧双腿的林若烟,他脑子里面就忍不住开始回想楼下那令人想入非非的一幕,那抹黑色,简直让人终生难忘。

想到这,陆振东在双腿的诱惑下,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异常,某个部位开始微微隆起。

他在心里惊叹道,兄弟,不会吧,你可千万给老子绷住了,这里是办公室。

可是,林若烟掩盖在裙摆下的那两条美腿,就像催化剂一般,促使陆振东的某个部位越发强烈。

这时,正在办公室桌上看着简历的林若烟抬起头来,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是新来的?”

陆振东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慢慢地将双手掌重叠,悄悄挡在隆起的部位,并僵硬的点头:“是的,林总!”

好歹他这个轻微的动作,并没引起林若烟的注意。

接下来,陆振东本以为马上就让他滚蛋了,可是奇迹般的事却在他身上发生了。

“我看过你的简历,觉得你特别适合总经理助理一职,我打算把你从市场部调过来,你愿意吗?”

林若烟的语气温和了许多,瞬间变了个人似的。

陆振东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或者说在做梦,可是又在心里琢磨,难道她是想用总助一职来堵住自己的嘴。

林若烟的确恨不得立刻开除陆振东,可是想到一旦开除了他,这家伙把楼下发生的事捅出来了怎么办,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呆在公司?

再者,就这样开除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为了让陆振东生不如死,林若烟早就有了计划,她想把陆振东留在身边一点点的折磨,折磨够了,再让他灰溜溜的滚蛋。

林若烟见陆振东愣了一下,还以为他不愿意,又故意诱惑道:

“对了,我忘了给你说薪水的问题,底薪五千,五险一金,还有全勤奖和年终奖,工作表现好,一个季度涨一次工资,你觉得怎么样?”

陆振东没想到工资这么高,光底薪就是五千,他前几天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应聘市场部的业务代表,底薪只有一千五,这跟总助比起来,差别真他娘的大。

这么高的工资,陆振东又不是傻子,不要白不要,忙点头连声答应:“愿意,愿意。”

听到这话,林若烟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她鼓舞道:

“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林若烟就在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什么文件。

陆振东一想到以后就呆在林若烟身边,说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比如哪天一个不小心把她给睡了,以后在这家公司,自己就是老大,让林若烟白天给自己端茶送水什么的,晚上嘛!就任由他摆布。

他脑子里在意Yin,想着想着,某个部位已经直上云霄了。

没多久,林若烟那双芊芊玉手就在电脑键盘上停了下来,她打印了刚才的文件,仔细看了一遍,示意道:“这是公司的劳务合同和保密协议,你过来签一下名字。”

这时候的陆振东哪好意思走过去,万一被林若烟发现了,自己就真的成了流氓。

他愣在原地,林若烟突然扭过头来,陆振东赶紧下蹲,捂着关键的部位。

林若烟眉头微蹙,起身从座椅旁忙走了过来,弓着身子,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了?”

这一好心的动作,却遭到长发女人的怒骂:“臭流氓!拿开你的手!”

听见这话,陆振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摁在了女人那软绵绵的酥胸上,酥胸带给他的柔软感瞬间消失,他赶紧将双手伸了回来。

却不料他的双手刚松开,女人的身体一歪,就从他脊背上滑了下去。

“哎哟!”只听见女人疼得叫了一声,身体也摔在了广场的地板上。

陆振东回头赶紧撇开关系,道:

“美女,这可是你让我放开的,不关我事。”

说话间,他看见长发女人的裙角上扬,裙下的一抹风光尽收眼底,那一抹令人面红耳赤的黑色顿时映入眼帘,让陆振东愣了愣。

他暗自惊叹道,靠,不会吧,这女人这么开放,上街挂空挡?

躺在地上的林若烟顺着陆振东直勾勾的眼神看去,才惊诧地发现这男人盯着自己的大腿根部,而且她总算明白刚刚跑起来为什么双腿之间凉飕飕的,原来自己今天离开家的时候,因为赶时间上班竟忘了穿裤裤。

想到这,林若烟顿时满脸羞红,忙不迭用手里拎着的LV手提包挡在双腿前,并捋了捋自己的裙角,将自己双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让陆振东看见点什么。

裹好自己双腿之后,林若烟发现陆振东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大腿,立马恼羞成怒的骂道:“臭流氓,你还看?”

陆振东这才回过神来,粗略扫了林若烟一眼,她褐色的波浪长发披肩而洒,肤色白嫩,明眸皓齿,身材火辣,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加上呈现在他眼前那两条修长又诱惑的美腿,足以让陆振东直咽唾沫,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见美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就连她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迷人。

但即便她再漂亮,做人首先应该有礼貌,至少刚才陆振东救了她一次,要不然这会儿她估计得躺在医院了。

陆振东听到她嘴里的流氓两字,就觉得挺别扭,自己又不是故意看见的,对她也不用那么客气,坏坏一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流氓,你说的这个流氓应该是你吧,你瞧瞧你长得挺端庄的,上街竟不穿内裤,你还真前卫,你妈知道这事吗?”

“你——”

林若烟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将手上的包砸向他,可是想到自己大腿间空荡荡的,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她扫了一眼周遭,幸好这露天停车场附近没什么人,要不然自己今天这脸就丢大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看了最私密的部位,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臭男人。

这些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可是陆振东的那番话,让她更加的抓狂。

眼看着上班的时间快到了,她顾不了跟陆振东继续纠缠下去,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免得让更多的人看见了。

她努力了许久,才慢慢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每走一步,左脚腕就疼得要命,她知道自己脚崴了,可还是一瘸一拐将卡在地板缝隙里面的高跟鞋拔了出来,穿在自己自己脚上,然后拎着手提包打算朝丽都大厦走去。

她刚走了两步,陆振东就追了上来,故意坏笑道:

“美女,你就这样去上班啊,你不怕被人看见,要不要我送你一条内裤,你这样去上班,万一大姨妈来了怎么办?”

林若烟闻言,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气呼呼地瞪着陆振东,怒声的说道:

“我来不来大姨妈,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麻烦你在我眼前消失,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说完,未等陆振东反击,林若烟就一瘸一拐的朝丽都大厦的大厅气急败坏的走了进去。

看见林若烟渐渐远去的背影,陆振东在身后肆无忌惮的大声喊道:

“前面那位美女,做人可以不穿内裤,但没礼貌是不行的。”

此话一出,丽都大厦附近,有不少女人回过头来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陆振东。

他见状,吃惊的自语道:“我靠,不是吧!这么多女人没穿内裤?”

这时,陆振东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水货劳力士手表,立马惊声的说道:

“糟糕,要迟到了,今天第一天上班迟到,不被炒鱿鱼才怪!”

他赶紧朝丽都大厦冲了进去,刚进大厅,就发现电梯门口排着长龙,黑压压的一片脑袋,这样排队下去,自己肯定迟到,因为离上班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他可不想因为电梯而落下迟到的罪名,到时候你百口难辩。

陆振东的新公司在二十五楼,跑上去是不可能的,目前只有一个办法。

他朝四号电梯走过去的同时,并笑着对排在四号电梯门口的所有人歉然的说道:

“各位对不起,我是电梯公司派来的维修人员,我们公司接到电话,说这部电梯出现了故障,要立刻抢修!”

众人闻言,开始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

“不是吧,这个时候抢修?”

“有没有搞错?我们还要赶着上班呢?”

“什么时候能抢修好啊?”

“……”

陆振东及时打断了他们的抱怨声,客气地说道:

“各位,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出现,但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麻烦大家配合了。”

在解释的时候,陆振东独自进了电梯,在电梯合上的时候,还对电梯外的人感激地说道:

“谢谢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电梯合上后,陆振东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直到电梯上行到二十五层的时候,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上班时间还剩下最后二分钟。

“叮铃”一声,电梯门刚敞开,他快步走出电梯,朝草原乳业有限公司的前台走了进去,他刚准备打指纹,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跟前。

扭头一看,惊奇的发现是楼下那位没穿内裤的美女,他扫了一眼她的全身,狡黠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她的下半身,抬起头来时,笑咪咪的问道:

“哟!美女,这么巧,你也在这上班?”

话音刚落,草原乳业公司的前台小美女走了过来,见到林若烟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喊道:“林总早!”

听到这话,陆振东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那抹得意的笑容也僵住了,嘴里还轻声嘀咕:“林总?”

陆振东瞬间觉得自己完蛋了,第一天来新公司上班,就要面临被炒鱿鱼的可能。

他来三江市已经一个月了,被用人单位辞退了五六次。由于他没有文凭,所以只能先去找个服务员的工作混着,可是上班不到三天,餐厅的老板娘就主动勾引他,结果被老板发现,自己就卷铺盖滚蛋了。

临走时,还被老板骂小白脸。

他不觉得自己脸白,倒是老板娘的皮肤挺白的。

没办法,苦逼的他只能继续找工作。

第二份工作,陆振东依然只能去当服务员,可是上班不到两天,有顾客调戏跟他一块上班的小妹,他看不顺眼,就跟人家干了起来,一个人将六个壮汉全都送去了医院,让餐厅赔了好几万。

幸好他态度好,要不然还得被关进去几天。

接下来的几个工作,说起来都让陆振东寒心。有的老板说,你戴着劳力士来给我当服务员,你丫的玩我呀,要装逼去别的地方,我这里不欢迎!

陆振东也弄不明白自己手上戴着的这块手表是从哪里来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不今天刚来上班,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早知道这美女是老总,他哪敢放肆,现在后悔起来,肠子都青了。

“林总早!”陆振东觍着脸,笑嘿嘿的讨好道。

林若烟面若冰霜,想到刚才发生在楼下的事,她就气得磨牙,恨不得一把掐死陆振东。

可是考虑到这是公司,自己又是第一天上任,她身为公司老总,起码得注意下形象,而且万分担心陆振东把公司楼下发生的事捅出去,那她在公司还有什么颜面。

她竭力克制住内心的愤怒,平静地问道:“你在这上班?”

陆振东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尴尬的笑容,挠挠后脑勺,点头应声道:“是的。”

“哪个部门?”

“市场部。”陆振东如实回应。

“来下我办公室。”

林若烟撂下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离开了前台。

陆振东知道死定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炒鱿鱼,心里就犯愁。

眼看着房租就要到期了,自己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面临睡大街的可能。

前台小美女阿珠见陆振东还愣在原地,好心提醒道:“喂,新来的,林总让你去办公室,你怎么还站在那?”

陆振东回头微笑道:“我这就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死就死吧!最多不过再找工作就是。

他从前台穿过硕大的办公区,才看见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那扇门,走到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办公室里传来林若烟那严肃的声音:“进来!”

陆振东推门而入,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间办公室大概有三十几个平方,里面有一张实木的办公室桌,电脑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

林若烟正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看着什么,在她右手的窗台下,有一盆长得茂盛的盆栽;左手边,还有一个硕大的文件柜。

除此之外,在办公桌对面就剩下两把普通的座椅。

陆振东刚看见坐在座椅上夹紧双腿的林若烟,他脑子里面就忍不住开始回想楼下那令人想入非非的一幕,那抹黑色,简直让人终生难忘。

想到这,陆振东在双腿的诱惑下,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异常,某个部位开始微微隆起。

他在心里惊叹道,兄弟,不会吧,你可千万给老子绷住了,这里是办公室。

可是,林若烟掩盖在裙摆下的那两条美腿,就像催化剂一般,促使陆振东的某个部位越发强烈。

这时,正在办公室桌上看着简历的林若烟抬起头来,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是新来的?”

陆振东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慢慢地将双手掌重叠,悄悄挡在隆起的部位,并僵硬的点头:“是的,林总!”

好歹他这个轻微的动作,并没引起林若烟的注意。

接下来,陆振东本以为马上就让他滚蛋了,可是奇迹般的事却在他身上发生了。

“我看过你的简历,觉得你特别适合总经理助理一职,我打算把你从市场部调过来,你愿意吗?”

林若烟的语气温和了许多,瞬间变了个人似的。

陆振东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或者说在做梦,可是又在心里琢磨,难道她是想用总助一职来堵住自己的嘴。

林若烟的确恨不得立刻开除陆振东,可是想到一旦开除了他,这家伙把楼下发生的事捅出来了怎么办,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呆在公司?

再者,就这样开除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为了让陆振东生不如死,林若烟早就有了计划,她想把陆振东留在身边一点点的折磨,折磨够了,再让他灰溜溜的滚蛋。

林若烟见陆振东愣了一下,还以为他不愿意,又故意诱惑道:

“对了,我忘了给你说薪水的问题,底薪五千,五险一金,还有全勤奖和年终奖,工作表现好,一个季度涨一次工资,你觉得怎么样?”

陆振东没想到工资这么高,光底薪就是五千,他前几天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应聘市场部的业务代表,底薪只有一千五,这跟总助比起来,差别真他娘的大。

这么高的工资,陆振东又不是傻子,不要白不要,忙点头连声答应:“愿意,愿意。”

听到这话,林若烟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她鼓舞道:

“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林若烟就在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什么文件。

陆振东一想到以后就呆在林若烟身边,说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比如哪天一个不小心把她给睡了,以后在这家公司,自己就是老大,让林若烟白天给自己端茶送水什么的,晚上嘛!就任由他摆布。

他脑子里在意Yin,想着想着,某个部位已经直上云霄了。

没多久,林若烟那双芊芊玉手就在电脑键盘上停了下来,她打印了刚才的文件,仔细看了一遍,示意道:“这是公司的劳务合同和保密协议,你过来签一下名字。”

这时候的陆振东哪好意思走过去,万一被林若烟发现了,自己就真的成了流氓。

他愣在原地,林若烟突然扭过头来,陆振东赶紧下蹲,捂着关键的部位。

林若烟眉头微蹙,起身从座椅旁忙走了过来,弓着身子,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了?”

在她弓着身子的时候,胸前的衬衣领口正好对着陆振东,从这个领口里,陆振东隐约看见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据他目测,林若烟的双峰起码有36D,而且还特别挺拔,就连衬衣钮扣被撑得都有些绷不住了,这要是伸手捏一捏,估计得跟葡萄一样要飙出来,那简直要命了。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让陆振东更加难受,他佯装很痛苦的说道:“肚子有点疼!”

话音刚落下,陆振东身后的那扇门突然被人推开,他正好蹲在门后,身体迅速扑向弓着身子的林若烟,两人同时倒地。

然而陆振东的双手抱在了林若烟那两条美腿上,最令陆振东尴尬的是,自己的嘴却触到了林若烟最敏感的部位。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跟那抹黑色只有一裙之隔,依稀还能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6/529165.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