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干妈是个按摩女,那晚她说想要我···

干妈是个按摩女,那晚她说想要我···

2017-09-24 01:31  来源:未知  
导读: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

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

01

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

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

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有的家长直接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我玩,说我身上不干净。

所以很多人都躲着我,好想我就是瘟疫一样。

而胆子大一点的人则以欺负我为乐,在他们看来欺负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在外面受了欺负,我回到家里也不敢对苏妈和其他小妈说,就算说了,那些小妈也没空搭理我。

她们要么给那些男人按摩,要么聚在一起打麻将,而我还得服侍她们,给她们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有的时候,她们甚至连内衣内裤都丢给我洗。

不过苏妈对我还不错,将我当成亲儿子一样对待,我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直到有一天,店里来了一个叫做小野的年轻女孩,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比我大不了一两岁。

小野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腿很长,屁股浑圆挺翘,比店里其它的小妈要漂亮多了。

我很喜欢看她,没事就盯着她看,怎么也看不厌。

可是小野却不理我,就算我主动和她说话,她也总是板着个脸。这让我很生气。

在学校被欺负,在家里被“欺负”,一直被欺负的我十分不甘心,我也想欺负欺负别人,而显然,面前这瘦小的姑娘显然就是我的欺负对象。

于是一天晚上我溜进了她的房间中。

她的房间很小,原本雪白的墙面现在脏乱不堪,到处都是鞋印儿,比我住的单间差多了。

但她房间里有一个大柜台,上面摆满了各色廉价的化妆品,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坐在那化妆台前面捣鼓,听到我的声音后连忙一惊,放下手中的东西转头看向我。

脸上的惊慌立马消失,冷着脸说:“你来做什么?出去!”

我微微一怔,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我看着她那雪白的大腿,美丽的面容,突然想到在学校里有些同学在偷偷处对象,甚至会偷偷躲到小树林搂搂抱抱,而在店里晚上也经常听到那些小妈与客人嗯嗯啊啊的声音,让我心痒痒的。

一种旖旎的想法在心中酝酿着,仿佛有一团火在我小腹中灼烧。

我目光灼热的盯着她,平时给那些小妈洗内衣,我心中就时常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也曾在梦中幻想过小野的躯体,但伴随而来的,总是她那冰冷的面容。

梦中的我会有些害怕,但这次看着她的脸,想起那些欺负我的同学,他们的眼神似乎在这一刻重叠到了一起,化为狂风,让我心中的火越烧越旺!

“你想要干什么!”她带着呵斥的意味了。

我转头看看空荡黑暗的走廊,那里悄然无声,黑夜的心脏在跳动着,我急忙回头把门掩上。

“我……我要……”我直接跑了过去,手脚有点慌乱。

“我们在一起吧!”

这话出人意料的流利,我冲了过去,右手搭在小野柔嫩的肩上,准备把她搂入怀中。

“干什么!”

她惊叫一声,把我推开,显然对我的大胆有些不可思议。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中的满足感愈发强烈,雄性荷尔蒙如火山喷发般,给我莫大的勇气——我想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我再次冲上去,双手成拥抱姿态,这一次,一定要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就在这时她退后一步,抓起一个空的啤酒瓶,猛然向我脑袋上砸了过来。

砰!

巨大的响动,我感到自己的头颅仿佛和啤酒瓶一样炸裂开来,变成漫天的碎片。

世界,小野的脸,在那一刻模糊了,一滴一滴鲜红的液体,从我的脑袋流下。

“啊……”

我凄厉的惨叫,相信这辈子都没有一刻像这样,我叫得如此凄惨,就像杀猪一般,不,比杀猪还要惨烈的多。

一群小妈们听了我的惨叫,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个个穿着暴露的就跑了过来。

她们骇然地发现,小野正一脸震怒地拿着一个啤酒瓶口,上面还占有丝丝血迹,瓶身瓶底已经成了地面的碎片,凌乱的散开。

“小婊子!你干什么!还造反了不成?”

浓妆艳抹,身材火爆王妈直接冲了过去,狠狠地扇了小野一巴掌,脸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小野被打的双耳嗡嗡作响,手却紧紧地握着瓶子,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再一瓶子,对着王妈,砸下去!

“哎哟!怎么,还拿着凶器!这还小着呢?就想造反了?这要大了还得了!”

几个小妈本来就脾气暴躁,这下见到小野的态度,直接冲上去。

啪啪!

无数巴掌扇到小野的脸上!小野吓得连忙丢掉了瓶子,小手捂着脸,眼泪直接流了下来,大眼睛里写满了畏惧。

“发什么了什么事?”这时,苏妈闻声跑了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见血了,哎哟!我的干娘!”

苏妈显得很着急,她向来富有爱心,虽然对我很好,但也不能说明她偏袒我,事实上,她对谁都好,对那些无家可归的野猫都照顾有加。

小野紧紧握着被抽红的脸,眼泪在大眼睛里面打转,但她还是硬挺着,倔强地看着苏妈不说一句话。

“小野,到底怎么了?”

苏妈的焦急变成了威严,语气充满着不可反抗,“快说说,你们俩怎么了?”

“苏妈!这野丫头想逃跑!被我撞见,我要告发她,结果,结果她……呜呜……”

我边说,边捂着流血的脑袋哭。

“什么!”

苏妈面色大变,她这要跑了,要是出事结果不可估量。

苏妈冷冷地瞥了一眼小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小野终于开口回了一句,“我没有想跑,是他想要对我那样……”

王妈听了小野的话,眉头微微皱起,回头看着我疑惑地说道:“小野说的是真的吗?”

这我哪能承认啊,立即说道:

“她才撒谎,我知道她早就想跑了。”

“你这小婊子!想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诬陷苏哲,看我不抽死你。”

王妈脸上写满不爽,顺势又抽了小野一巴掌!

“你不知道我们怎么赚钱的是不?整天吃喝觉得钱来的轻松是不?”

啪!啪!啪!

其他几个小妈轮番上阵,又是几把掌,下手可一点也不留情。

我知道她们并不在意我有没有说谎,只是单纯的想找个借口打小野,想要她屈服,将她打怕,免得以后出什么乱子。

我转头发现小野还捂着脸,脸都被抽肿了,但她却只是怨恨地盯着我,但倔强的她没有再为自己辩白一句,也没有哭。

“算了,算了!别打了!看着我心烦!”

苏妈摆摆手,一脸冷漠,但我看得出,她还是有着淡淡的不忍。

“好!”王妈挺挺胸,不只有心还是无意,像是在炫耀自己胸口那俩团摇摇摆摆的大白兔,她指甲涂着鲜红的指甲油,指着小野道:

“我将你买来可不是让你来白吃白喝的,明天就给我去接客!”

王妈尖声道,一脸不爽地指着小野,在小野眼里,那指甲油红艳的快仿佛滴出水来。

我知道,王妈十四岁就开始学习接客,那时店里的老板可不像苏妈这么好说话,别说跑了,就是你摇摇头,甚至皱皱眉,马上会有几个汉子过来好生伺候!

王妈应该时那时被整过,想要泄恨。

02

“接……接客?”

小野听到这话,瞬间全身一震,面色大变,如果不是被打红了脸,估计面色会苍白无比。

“没错,就是接客,明天就给我去接客!”

“怎么,你还想只吃饭不干事?你以为我们白养你啊?”

小野在一群小妈的谩骂下,脸色变了又变,身体颤抖不已,各种恶毒淫秽的语言四出,让我心头微微地一颤。

平时她们看起来都很好的,发脾气也是偶尔,没想到这次反应居然如此剧烈,莫非是因为小野要“逃跑”的事触动到了她们底线?

想到这里,我的心颤动着,对冤枉小野的事竟然涌现出了一丝后悔。

“接客……不要、不要,我不要去!”

此刻,小野再也憋不住眼眶中的眼泪,泪如泉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哽咽无比!

“苏妈……小野……还小……小野,小野,不想去接客,苏妈……”

哪怕是遭受一顿毒打,一顿侮辱的小野都倔强着,没为自己辩论,没哭一声,而今听到了“接客”。

她竟然哭得如此惨烈,几乎要跪地求饶。

苏妈搭在我肩上的手抖了抖,随即放下,大拇指和食指抓着自己红色的裙摆,旋转,显得有些纠结。

“不接客,小婊子,莫非来这里还要我们养你,你想要造反了不是?”

“还想不接客,告诉你,让你接客是轻的,没把你卖了,是你这个婊子的福气!”

“你想吃屎是不是……”

我全身都在颤动,此刻的小妈们,完全不同往日,如同化身成为了地狱中的恶魔一般,在她们身上,我竟然看到了我同学的影子,而中间的小野,就是我——

他们围在一起,说我没爹没妈,骂我是“野种”,骂我是“狗娘养的”,骂我是“吃屎长大的”,没人站起来为我说一句话。

此刻的小野,与我竟然如此的相似?我心中的后悔,更为的强烈了。

“不……不……”

此刻小野已经哭得撕心裂肺,声音哽咽的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她那泪水填满的眼睛还在不断地看着苏妈,似乎想要抓住那唯一的救命稻草!

“苏妈,还是算了吧!小野……小野……是我……”

我依然低着头,支支吾吾,想把一切说出来,可是看到她们的样子,到嘴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我是个懦夫!

“够了!”

苏妈声音不大,但却压下去所有的嘈杂,只有小野还在哭着,哭得撕心裂肺。

苏妈转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威严的目光一扫众人,摇摇头,最终叹息了一声。

“算了吧,小野还小,等她大了再说!”

“不行啊!苏姐!她要是跑了,出了事我们怎么办,必须让她接客,让那些男人来调教调教她!”

苏妈一说完,王妈就立马站了出来,连声反对。

“对啊,苏姐,王姐说的对,咋们这店,可不能开这个头,是婊子,野种,就得防住啊!”大妈们都附和着王妈,显然不同意苏妈的意见。

“这店我说了算,她的事我来管,出了事我担着,以后她的生活费,我来出!”

苏妈厉声斥夺,显然对威严被挑衅十分不满。

“苏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王妈脸色一变,显然对苏妈还有着本能的畏惧,连忙出声解释。

“这事就这么定了。”苏妈又扫了她们所有人一眼,转身指着我说:

“我带他去对面隔壁老张的医院看看,你们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

苏妈说完,便领着我下楼。

此刻哭声已经停止,小野低声啜泣着,似乎已经平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不安,于是转头一看,恰好与小野四目对视。

我看到小野那怨恨的眼神,如同九幽地狱一般,让我惶恐,让我如坠冰窖!

我抓紧了脚步离开这里,似乎再待在这里一刻,就会感到浓浓的不适与不安。

……

去医院里剪了头发,上了药,光了一块的脑袋贴了一大块白色的纱布回来,夜,已经十分浓稠了。

回来时发现王妈她们今晚没再接客,店铺打烊,时而可以听到一些酒鬼在外面的谩骂声,让我对她们的好感度再次降低,而她们却自在的在一间房打麻将。

我回到我的房间,虽然有点小,但比小野的要干净不少,毕竟她在那间房在住之前是杂物间,红灯区的杂物间有多脏应该是能想象的。

我想草草的关灯睡觉,但一关上门我就就愈发不安起来,即便隔着墙壁,我仿佛也能看到小野的房间,看见她,正一脸怨恨地看着我。

我一阵后怕,现在我有些后悔了,不该诬蔑小野的,于是我权量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打开门,往小野房间跑去。

夜晚店里除了房间,一般是不许开灯的,于是穿过条条漆黑的走廊,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终于来到了小野的门口。

其实还没到,就听到了她那低沉的啜泣声。

她还躲在房间里哭泣。

不安,惶恐,愧疚,在我心中交织着。

这一刹那,我又重新失去了敲门的勇气,就像在苏妈前面,失去了说出事实的信心。

我跑回房间,关上门没开灯,然后把门反锁,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覆盖着。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的,这一晚,我好像睡了很久,又似乎根本就没有睡下去,最终被一个老男人的吼叫给惊醒。

“你们老板呢,你们老板在哪?”

此刻还是清早,天刚蒙蒙亮,一般来说按摩店都是晚上开门营业的,大清早的怎么会有人来?

我迷迷糊糊爬起来,将门推开一点点,看见一个秃头老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胡老板,我们老板刚出去!”

王妈走了出来,衣着暴露,看起来十分勾人。

胡老板狐疑的看了王妈一眼,说到:“是你叫我过来的?”

王妈脸上堆满了笑容,“那可不,有好货到了首先想到的就是胡老板您啊!”

说着,王妈将手机递了上去,“绝对是个雏,只是性子有点野,不懂规矩!”

“哈哈,就是要这样的!听话的不好玩!这样的才好玩!”

胡老板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双眼狂热,露出满嘴的黄牙黑牙,看起来十分恶心。

王妈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只是这价格嘛……”

“价钱没问题,没问题!有你的赏!”

王老板眼中淫光四射,显得激动万分,随手从钱包中抽了一把钱丢给了王妈。

“好好好!”

王妈笑的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业里面都知道,被胡老板调教过的姑娘,除了死了的,其他可都是老老实实的!

接着苏妈将一串钥匙笑嘻嘻地递给胡老板,指了指小野的房间说道:

“胡老板,就在那个房间里,您好好玩!”

天哪,王妈这是要将小野给卖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有冲过去抢夺钥匙的冲动!

但我看着胡老板,仅仅是他的名气,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不能动!否则我会死得很惨!

我只能默默看着他,拿着钥匙,穿过那条还是很黑走廊,走到小野的房间前面!

然后……开了门,再关上!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9.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