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嫩模被大师开光全过程,备好纸巾···

嫩模被大师开光全过程,备好纸巾···

2017-09-24 01:31  来源:未知  
导读:他身边站着一个大概十九岁左右的美女,穿着超短的花边裙,两条长长的白花花大腿晃的我头晕目眩的,终于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胸以下全是腿。她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两衣角在肚子上打了一个结,露出性格的肚脐,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内衣,显得非常妖艳动人,黑色内

给你们说一个事,是关于娱乐圈的,如果喜欢八卦的朋友应该知道,娱乐圈的人非常迷信,甚至传出有养小鬼的。

而有一个黄大师,就专门给娱乐圈的女星开光,一些女星事业低迷啊,婚姻不顺啊,撞邪啊,都会找他指点迷津.

当然在床上给女星开光次数也不少,他还直夸这些女星的床上功夫好,这位黄大师可谓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

??

你们肯定奇怪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事情,不瞒你们说,这位黄大师,就是我的师叔。

不过你们不要误会,我可不是什么道士和尚,我可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开光师,那些道士和尚的开光技术,在我们真正开光师面前,都只是班门弄斧罢了!

至于我师叔黄大师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两手,呵呵,我只想说,他在很早以前就被赶出师门了,现在也只不过在娱乐圈捞钱骗色,而且还收了几个不瘟不火的女星做干女儿。

我本想不认他这个师叔,不过自从我师傅去世后,他对我还挺照顾的,没少给我介绍生意,碍于人情,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叫他一声师叔。

做我们这行的,自己一个人很难扩展业务,所以就需要熟人介绍了,这样生意来的也快。

除了我师叔,还有一个人也经常给我介绍生意,是我的高中同学,王晗。

他昨天打电话跟我说今天有客户,今天中午会带过来,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都他喵的一点多了还没见人影,这死胖子是真的不靠谱!

就在我暗地里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的时候,突然从楼下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喷嚏声。

“大爷的,不用问,肯定是老王那小子又在背后骂我了!”

我连忙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外下看,果然看到了王晗这小子在下面骂骂咧咧的。

他身边站着一个大概十九岁左右的美女,穿着超短的花边裙,两条长长的白花花大腿晃的我头晕目眩的,终于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胸以下全是腿。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两衣角在肚子上打了一个结,露出性格的肚脐,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内衣,显得非常妖艳动人,黑色内衣里面两座峰山拔地而起,好像随时要将衣服撑爆了一样,引人遐想。

昨天王晗就说客户是一个嫩模,看来还真是,这身材,啧啧啧,光穿着就让人把持不住了!

我对王晗吹了一下口哨,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上来。

不一会儿,王晗就带那嫩模上来了,我连忙让他们坐下,并好茶侍候着。

他们坐下喝了几口茶后,王晗便为我们互相做了介绍:

“灵灵,职业嫩模!呸呸呸,职业模特!”

“王大师,专业的开光师,定能为你排忧解难!”

我靠,王大师这个称号,我怎么感觉有点像给失足少女开光的江湖骗子啊,我连忙挥挥手:

“叫我王哥就行,王大师实在有点担当不起!”

灵灵笑了一下,对着我甜甜的叫了一句王哥。

我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

“说吧,什么事?”

灵灵马上眉头拧成了一团,脸上似乎有些恐惧:“我怀疑自己遇上脏东西了!”

“脏东西?”我皱了皱眉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灵灵的声音里夹带着些许的恐惧说道:

“我每天都会做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婴儿爬上我的床,然后将头缩进我的胸口里面!”

“缩进你的胸口干什么?”王晗脸带笑意看着她,活脱脱的一个臭流氓。

我连忙暗地里伸手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疼的王晗这小子咬牙切齿。

灵灵说到这里突然有点扭扭捏捏,犹豫了半天才挤出了几个字:

“它,钻进来吃我“豆腐”!”

豆腐?

我和王晗听了都同时楞了一楞,“我说妹子,你该不会是做春梦了吧,或者是母爱泛滥,但这也跟脏东西扯不上关系啊!”

王晗调侃着,我瞪了他一眼,示意灵灵接着说,灵灵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歧义,脸红红地解释道:

“不是,那个婴儿长相很恐怖,浑身的皮肤就好像被硫酸淋过一样,都溶掉了,最诡异的是,我虽然动不了,但是脑子却非常清醒,等我大汗淋漓恢复过来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最折磨人的是,天天如此,再这样下去我估计要心力交瘁了!”

灵灵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满是疲惫。

听完灵灵的话,我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鬼压床!”

王晗也连忙跟腔道:“妹子啊,看来你这次真是遇到脏东西了!”

听到我们俩这么一说,灵灵马上变的更加紧张了,“那怎么办啊,王哥,你要帮我想想办法啊!”

她的手还使劲的拽着我的手臂,不停的摇着,连带着那两团雪白也是一阵晃悠。

我连忙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不会有事的,只要开一次光就可以保平安。

灵灵听了我的话,半信半疑:“是不是真的?”

王晗听了连忙站了出来,拍了拍胸口喊着:老妹放心,不灵不要钱,招牌任你拆!

我槽,这小兔崽子响应的还挺快的啊,他们俩不会一起合伙来拆我招牌的吧?

灵灵的声音里夹带着些许的恐惧说道:

“我每天都会做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婴儿爬上我的床,然后将头缩进我的胸口里面!”

“缩进你的胸口干什么?”王晗脸带笑意看着她,活脱脱的一个臭流氓。

我连忙暗地里伸手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疼的王晗这小子咬牙切齿。

灵灵说到这里突然有点扭扭捏捏,犹豫了半天才挤出了几个字:

“它,钻进来吃我“豆腐”!”

豆腐?

我和王晗听了都同时楞了一楞,“我说妹子,你该不会是做春梦了吧,或者是母爱泛滥,但这也跟脏东西扯不上关系啊!”

王晗调侃着,我瞪了他一眼,示意灵灵接着说,灵灵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歧义,脸红红地解释道:

“不是,那个婴儿长相很恐怖,浑身的皮肤就好像被硫酸淋过一样,都溶掉了,最诡异的是,我虽然动不了,但是脑子却非常清醒,等我大汗淋漓恢复过来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最折磨人的是,天天如此,再这样下去我估计要心力交瘁了!”

灵灵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满是疲惫。

听完灵灵的话,我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鬼压床!”

王晗也连忙跟腔道:“妹子啊,看来你这次真是遇到脏东西了!”

听到我们俩这么一说,灵灵马上变的更加紧张了,“那怎么办啊,王哥,你要帮我想想办法啊!”

她的手还使劲的拽着我的手臂,不停的摇着,连带着那两团雪白也是一阵晃悠。

我连忙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不会有事的,只要开一次光就可以保平安。

灵灵听了我的话,半信半疑:“是不是真的?”

王晗听了连忙站了出来,拍了拍胸口喊着:老妹放心,不灵不要钱,招牌任你拆!

我槽,这小兔崽子响应的还挺快的啊,他们俩不会一起合伙来拆我招牌的吧?

我看见她脸色潮红,有种出水芙蓉的感觉,看起来更加诱人了,祖师爷这个沐浴更衣的环节真是太棒了,女人洗完澡皮肤果然是要比较诱惑一点的。

灵灵指了指刚刚王晗进去的那个房间,我皱了皱眉头,突然听见了从里面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我去,叫他看片只是我刚才搪塞他的,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声音还开的贼大。

我连忙用力的敲了敲门骂道:“你大爷,看片小声点,有没有一点点羞耻心。”

说完我也没有再理会他,直接将灵灵带到作法的房间。

房间里面有一张五只脚的床,名为法床,多出来的一只脚到底有什么名堂,我也不清楚,师傅也没给我讲,可能是用来承载另外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吧!

我严肃的对灵灵说道:“脱掉浴袍躺床上吧!”

这时候,语气一定要严肃,而且不要有多余的话语,不然,别人可能会以为你在耍流氓。

令我意外的是,灵灵也没有多余的疑问和不安,直接就脱掉浴袍躺床上了,不过脸上却多了一抹红晕,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不敢直视我。

她脱掉浴袍的那刻,我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其他的地方我没来得及看,只看到了胸前一抹白光闪过,直叫人保持不住。

怎么形容呢,你们养过大白兔吗?就跟两只大白兔同时窜出笼子的情形一样,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的想象能力了!

看着这充满荷尔蒙的身体,我咽了咽口水,不停的压制着身体里面的躁动,我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骚年,不是得道高人,这我怎么受得了。

我师傅说过,开光的时候,心要净,身要正,更不能有淫邪的念头,否则,会发生什么意外,谁也不知道。

我是正宗的开光师,不能砸了祖师爷的招牌,必须要把体内的洪荒之力压制下来才行。

灵灵看见我久久不动,奇怪的问道:“王哥,你在干嘛呢?”

我随口答道:“另外一条腿有点麻,你等一下。”

这么内涵的话,想不到灵灵居然听懂了,她噗嗤的一下笑出了声。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脑海里不停的想着凤姐的照片才熄了火,我长长吁出了一口气,然我看见她脸色潮红,有种出水芙蓉的感觉,看起来更加诱人了,祖师爷这个沐浴更衣的环节真是太棒了,女人洗完澡皮肤果然是要比较诱惑一点的。

灵灵指了指刚刚王晗进去的那个房间,我皱了皱眉头,突然听见了从里面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我去,叫他看片只是我刚才搪塞他的,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声音还开的贼大。

我连忙用力的敲了敲门骂道:“你大爷,看片小声点,有没有一点点羞耻心。”

说完我也没有再理会他,直接将灵灵带到作法的房间。

房间里面有一张五只脚的床,名为法床,多出来的一只脚到底有什么名堂,我也不清楚,师傅也没给我讲,可能是用来承载另外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吧!

我严肃的对灵灵说道:“脱掉浴袍躺床上吧!”

这时候,语气一定要严肃,而且不要有多余的话语,不然,别人可能会以为你在耍流氓。

令我意外的是,灵灵也没有多余的疑问和不安,直接就脱掉浴袍躺床上了,不过脸上却多了一抹红晕,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不敢直视我。

她脱掉浴袍的那刻,我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其他的地方我没来得及看,只看到了胸前一抹白光闪过,直叫人保持不住。

怎么形容呢,你们养过大白兔吗?就跟两只大白兔同时窜出笼子的情形一样,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的想象能力了!

看着这充满荷尔蒙的身体,我咽了咽口水,不停的压制着身体里面的躁动,我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骚年,不是得道高人,这我怎么受得了。

我师傅说过,开光的时候,心要净,身要正,更不能有淫邪的念头,否则,会发生什么意外,谁也不知道。

我是正宗的开光师,不能砸了祖师爷的招牌,必须要把体内的洪荒之力压制下来才行。

灵灵看见我久久不动,奇怪的问道:“王哥,你在干嘛呢?”

我随口答道:“另外一条腿有点麻,你等一下。”

这么内涵的话,想不到灵灵居然听懂了,她噗嗤的一下笑出了声。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脑海里不停的想着凤姐的照片才熄了火,我长长吁出了一口气,然后大喊一声:开光!

我咽了咽口水,滋润了一下干枯的嗓子,看了看灵灵诱惑的身体,然后便提起朱砂笔准备开光了。

所谓的开光,就是将符咒书刻在身上,然后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抹去,这样符咒的力量就会残留在人的身上,最少也要三五年才能够褪去。

符咒是非常“猛”的东西,会与人身上的“阴”起冲突,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反而会遭到符咒的反噬,轻则疯掉,重则死于非命,我们行话叫开反光,不过只要我们“关三阴,通五阳”后,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了。

“三阴”的位置分别在后脑勺,胸前,和隐秘部位。

“五阳”的位置分别在头顶,额头,丹田和两只脚底板。

只要拿“圣水”在这些地方分别点一下,就可以达到“关三阴,通五阳”的效果.

而所谓的“圣水”就是早晨的甘露混纸钱灰,你可别小看这两样东西,比鸡血的阳气都足。

我跟灵灵解释了一番后,便开始用朱砂笔沾上“圣水”关“三阴”了,灵灵一开始扭着头,把头偏过一边去,可能她还是觉得尴尬,于是干脆闭上眼睛。

我在点她胸前“三阴”的时候,本着有便宜不占是煞笔原则,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胸,发现她左边有类似于牙印的东西,但又不太像,黑色的圈圈点点,跟蚂蚁一样围着。

就算是牙印,也绝对不是人的牙印,形状不同,而且如果是人的牙齿应该会呈现紫色,而不是黑色。

难道是“脏东西”留下的,灵灵说过她经常梦见一个婴儿钻进她的胸前“吸*”,看来这事是真的,灵灵没有说谎也没有夸大其词,更不是心理作用或者幻觉。

我望着那圈圈点点的黑色牙印,突然感觉眼神有些恍惚,眼前的事物变的若即若离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额头上的汗如倾盆大雨般滑下来,我想伸手去擦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老二“起火”的太猛,身体被掏空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凉意,一只冰凉的小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寒意直接从脚底板冲上脑门,头皮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发麻。

↓↓↓↓点这里,看后续!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8.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