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当了这么久的妇科男医生,第一次遇到···

当了这么久的妇科男医生,第一次遇到···

2017-09-24 01:30  来源:未知  
导读:别看楚念香一副可爱童颜娇俏模样,喂起饭来,倒是有模有样,盛上一勺鸡汤,在唇边轻吹几下,然后在小嘴轻启发出“啊”的声音,示意华长琪张口,然后才喂进华长琪的嘴中,那喂饭的可人模样,别提有多么诱人了。

别看楚念香一副可爱童颜娇俏模样,喂起饭来,倒是有模有样,盛上一勺鸡汤,在唇边轻吹几下,然后在小嘴轻启发出“啊”的声音,示意华长琪张口,然后才喂进华长琪的嘴中,那喂饭的可人模样,别提有多么诱人了。尤其是那不点而赤的红唇,被它吹拂过的鸡汤,似乎都带了一丝仙气,直让华长琪有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01

散发着冰冷酒精消毒水味道的走道上,一阵撕心裂肺的抽噎之声伴随着一具即将推入停尸房的年轻尸体。

尸体的家属,痛哭流涕的不想与之分开,其中一名中年妇女更是哭的几近昏厥,附近的病房中亦是冒出不少病人或家属,眼神麻木的看着这一幕。

这里是重症监护区,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然后又会有新的人住进来,可以说能够苟延残喘的病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一幕。

华长琪有些恼火的捂着包着纱布的额头,纱布上已经渗出一点殷红,这是一名病人家属只因为看他年轻不相信他的诊断,要求更换医师的时候,无意推搡间一头撞在床脚上造成的。

路过重症监护区的时候,华长琪随意瞥了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却令他的瞳孔陡然放大到了极致,额头泌出一丝冰冷的冷汗!他彻底骇住了!

这……这这……这是?

咕噜!华长琪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要不是和薛老头手下解刨了一年的死人尸体,胆子与见识历练了出来,他现在估计都有种要疯掉的感觉!

脑海中一种蠢蠢欲动的……力量,竟然促使他生出靠近那推车上的尸体仔细查看的欲望,一丝冷汗从华长琪的鬓角滴下。

华长琪猛然一咬牙,却是心中的执拗性格发作,擦掉额头的冷汗,扶了扶胸前的医师证,鼓起勇气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李大姐这个是?”

华长琪看到领队的护士长,悄悄把她拉过来询问道。别看李大姐人长得蛮壮士的,但是心思绝对细腻,否则也不会做到护士长这个级别。

李大姐一看是华长琪,本来还有些不喜的脸色,嘴角立马勾起一丝笑容,要不是因为患者在估计都已经笑脸相迎了。

或许别人看到华长琪年轻会有所轻视,但是李大姐不会。

因为正是因为华长琪才这么年轻就渡过实习期,成为一名合格的住院医师,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

这种人她怎么会得罪?

“唉,一名出了车祸的女孩,内脏破裂,导致大出血,没熬过危险期,今天早上走了,这是卢主任亲自确认过的,可惜了还是一位挺漂亮的大姑娘呢!唉!”

李大姐似真似假的叹了一口气。

在医院工作久了的人,都是一群见惯生死的猛人,其对生命之漠然堪比殡仪馆、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所以还真不见得会悲伤。

叹气的李大姐没注意到华长琪脸色陡然一变,脸色悄然白了一份:

“李大姐说的内脏破裂之事竟然和他看到的一样,只是……她似乎……还没……还没……”

这时候的华长琪神情十分复杂,脸上闪过道道纠结之色。

“我的女儿啊,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走了,这让我们俩做爸妈的可怎么活呀!”

纠结的华长琪被那声凄凉的妇人哀嚎镇住了,想到薛老头时常教诲他的话,想到了自家家里那两张有些苍老的免抠,华长琪猛一咬牙转身走到悲痛欲绝依旧不依不舍的家属面前道:

“我是本院的医师华长琪,这是我的工作证,斯人已逝还请节哀,但是我有不情之请,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还能保持几分理智抱着几乎哭的昏厥中年妇女的男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华长琪,待看到华长琪胸前的铭牌之后,这才脸色稍缓的道:

“不请之情?你要干什么?”

话语刚落,中年男子蓦然想到什么似的,脸色陡然大变道:

“你是不是要我签署器官捐献协议,啊,休想,你休想,你个混蛋,我女儿都走了,你们还想让她不安宁啊!”

说道最后,中年男子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出来,配上那虎背熊腰般的身材,颇有威慑力,至少对华长琪极具威慑力!

这声怒吼,令不少退回病房中的看客重新冒了出来,诧异的看向这里。

李大姐脸色也是一变,别说国民入土为安的思想根植灵魂,就是医德素质颇高的从医者,也很少有主动捐献器官的。

李大姐的额间悄然露出一丝细汗,这个华长琪在这时候说这事,不是添乱吗。

华长琪脸色更是百般变幻,他倒是没想到这个中年男子竟然在这一刹那间想的这么多,不由得苦笑起来。

“不是不是,不是要你签署器官捐献协议,您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好吗?”华长琪连忙摆手解释道。

02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依旧脸色警惕的看着华长琪,只是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些道:

“只要不是器官捐献协议,别的你说吧。”

看来这中年人的素质还不错嘛,华长琪心中这般想着,神色尽量平和的道:

“请问她是您的女儿吗,我可不可以现在看一下令女?”

看尸体?

华长琪的话令在场不少人都愣住了,人都死了还看什么尸体,再说了人家一个女孩子怎么给你看,这不是渎尸吗?

于是一个个的目光都奇怪的看向华长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中年男子听到华长琪的话语之后,却全身一震,神色不可思议的看向华长琪,他从华长琪的话中似乎听到另一种的意思。

“……好吧!”

中年男子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又不甘心,所以心中略一踌躇之后,就咬牙答应了下来。

“老张!”

脸色哀伤的中年妇女叫唤了一声她的男人,她实在无法理解丈夫为什么会答应这个年轻的小伙子。

华长琪看到四周人看向他的奇怪目光,心中苦笑,要不是他为了搞清楚一件事,他也不会再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华长琪不敢节外生枝,走到推车面前,咬了咬牙,轻轻掀起白色被单的一觉,顿时露出一只苍白的纤细小手。

中年妇女看到那小手的时候,情绪不受控制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华长琪脸色有些苍白的咬了咬牙齿,轻轻伸手握住那只苍白而又冰冷的小手,然后手型转换,变为拇指搭上大拇指根部,也就在那一瞬间华长琪的拇指清晰的感受到一丝微弱的跳动。

这丝跳动是那么的微弱,微弱的根本就不是心脏跳动带动的动脉跳动,它……更像是一种生命未止的呼唤。

瞬间华长琪的脸色血色净失苍白的吓人,颤抖着嘴唇道:

“没死她没死……真的没死!”

呢喃着的华长琪,脸色陡然涨的通红的失声喊了出来。

“她还没死!!!”

“什么!”

所有人大骇,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他。

倒不是别人不相信他,而是医院判定病人死亡都是有严格程序的,都被宣布的死亡的病人,突然再被一名年轻的不像话、额头还包着纱布的医生嘶吼“还没死”,会有人信吗?

有!

中年男子之前隐隐约约猜到的事情,陡然从华长琪的口中喊出,几乎令他几乎溺死的心灵陡然抓到一根稻草一般,他一把抓出华长琪的手,声音颤抖的道:

“医生,你确定,你确定小冉没死?”

华长琪的手被捏得生疼,但是一看到中年男人眼中那于绝境中升起的一丝希冀,华长琪猛一咬牙的道:

“没死!”

中年男子似乎在这一瞬间,全身充满了力量,眼中溢出泪水哽咽的道:

“医生求你救救她,求求你,要多少钱都给,只求你救活她!”

这一刻,中年妇女更是怔怔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还活着。

华长琪略一思索,咬牙道:

“她的情况很危及,急需手术,把她推进手术室,快!”

“好好好!”

中年男子语音哆嗦的应下来,一把将推推车的护士撵开,推着推车就拼命的往走道深处跑去,那里正是一间专门为重症监护区的病人设立的紧急手术室!

“华医生,你没事吧,卢主任已经判断她死亡了,怎么还活着,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李大姐一把拉出正准备冲过去的华长琪,急促的说道。

华长琪一听这话,知道如果自己宣布病人还活着,这无异于赤裸裸的打卢主任的脸,但是……人命关天,都这关头了,想那么多干嘛?

“她人还活着,我就不能见死不救,你放开!”

华长琪冷淡的了道了一句,一把甩开李大姐拉扯,冲了出去。

此时整个走廊里都热闹起来,听说有医生要急救已经被宣布死亡的病人,不知道有多少病人家属看客被惊动,趴在门前看热闹。

然而还没等推车推到手术室门前,突然从后面冲出一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拦在手术室门前,吼道:

“这里是手术室,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我要救我女儿,你给我让开!”中年男子怒吼道。

03

那医生看了一眼冰冷的推车,心中知道被宣布死亡的病人,纵使还有生理特征,也不可能在救回来,所以看着匆匆赶来的华长琪,似乎明白了什么。

顿时怒气冲冲的道:“华长琪你好歹也是学医的,难道不知道人即使死了,依旧还有有些许生理反应的吗,你一个刚刚转正的住院医师,不知道瞎说什么,你有资格动手术吗?”

这医生的一番话,瞬间撕破华长琪只是一名住院医师的尴尬身份,顿时不少看热闹的人,看向华长琪的目光都不屑起来,这不是耍人玩吗?

就连中年男子目光都有一丝动摇的看向华长琪!

华长琪心中叹了一口气,事情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他要是矢口再次否认的话,恐怕他的医生生涯也就毁了,无论成不成功,他都得试一试!

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中年男子却突然脸色平静的问道:

“医生,你有多大的把我救活我女儿?”

华长琪看着他冷静的目光,心中略一心虚,却正色道:“一成!”

中年男子脸色却并没有因此露出失望的神色,反而喃喃的道:

“够了够了!”

还没人听懂他呢喃着什么,他竟然突然冲到那拦路的医生面前,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钢笔,用笔尖顶着医生的太阳穴吼道:

“谁都不许动,否则我杀他,华医生我知道你没有进入手术室资格,但是我命令你救我的女儿,否则我就杀了他!快!听到没有!啊!”

中年男子额头爬满了青筋,脸色狰狞怒吼道。

但是这一刻,华长琪却从他狰狞的面孔中读出令人崇敬的父爱、睿智!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中年男子手中锋利的闪着金色光芒的钢笔尖!

华长琪郑重的点了头,喊道:

“李大姐你经验丰富,给我做助手,快!”

说着,就推开手术室的大门,推着载着女孩的推车进去。

被叫到的护士长李大姐,看了一眼脸色狰狞看向她的中年男子,在一想推车上的‘尸体’好歹也是一条人命,一咬牙,带着两名护士冲了进去!

她可是知道的,主刀医生一旦动起刀来,是绝对不允许分心的,所以多带两人绝对没有错。

中年男子看着关闭的手术室,看着手术室上方显示屏变成“手术中”三个字之后,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人却依旧死死的反手勒着阻拦医生,钢笔也不拿下来,死死守在门前,和匆匆赶来的院领导对峙起来。

话说,华长琪一进入手术室之后,将病人转移到手术床上,就极为专业的洗手消毒、穿上手术服、戴上无菌手套,打开聚光灯,准备手术。

李大姐也不愧是护士长,指挥着护士将手术用器具准备齐全,同时语速缓和,咬字清晰的将医疗器械按顺序唱点两遍,整个一副完全按照标准化手术来对待。

但是华长琪却知道,这场和死神的拉锯战,根本就不是普通手术就可以救得了的,最后或许还得需要他莫名其妙获得的能力。

“建立观察,随时汇报情况……现在加压输血……3号加长……”

华长琪几乎在瞬间,就进入了手术状态,丝毫没有新手第一次主刀的恐惧与彷徨之感。

一般来说,一台手术至少需要医护人员5名,其中主刀1名、副主刀1名、麻醉师1名、器械护士1名、巡回护士1名。

但是这场手术却只有一名主刀,这注定是一场凶险异常的手术。

然而众人最担心的还是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华医生能不能主刀,然而手术的过程以及冷静吐词命令的他,瞬间给了众人莫大的精神信心。

此时四周的仪器几乎全部处于警报状态,这标志着病人已经死亡的事实。但是华长琪却依旧顽固的动着手术,取出大量淤血血块,没人注意到华长琪的手术刀有种出奇的明亮,那看起来似乎是聚光灯的反射。

这场手术时间流逝的异常快速,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限。

某一刻,一名始终盯着仪器的护士,突然脸色涨红的失声道:

“脉搏有了反应,脉搏17……43……57……”说道后面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呢喃。

也就在这一刻,一直处于警报状态的检测仪器,几乎全部开始滴答滴答的解除警报,进入安全状态。

华医生……真的把人救了过来!!!

04

在没有使用心脏起搏器、强心针等等情况下,仅仅凭借一场繁杂的手术就把病人从死神的怀抱中拉了回来!!?

这一刻,三名护士看向依旧忙碌的华长琪的目光中都充满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敬畏。

……“张先生,有话好好说好吗,先把刘医生放下来好不好,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给你解决。”副院长尽量放平语气道,不敢刺激丝毫。

哪知中年男子依旧如用之前一般,不言不语,只是盯着面前簇拥的人群,只要有人敢向前一步,他的钢笔就贴近人质太阳穴一步。

此时被他绑架的刘医生太阳穴已经出现一枚红点,这场手术意外的漫长,中年男子心中甚至生出永远不要结束的想法。

因为他其实心中已经知道,女儿大概是就不活了,而他还选择让那个年轻医生施救,说到底还是不甘心罢了!

此时的重症监护区,不知道簇拥了多少人,甚至有人举起手机偷偷拍下这里的画面,想来明天报纸又有新闻题材。

鉴定病人死亡事实的卢主任也赶了过来,此时的他心中简直恨死了那个初出茅庐的混账小子,但是还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道:

“张先生,令嫒是什么情况您自己也清楚,当时鉴定的时候,你也是在场的,我们完全按照国际标准从心脏停止到脑干反射、脑电波消失,这些你都是在场的,你也是知识分子要相信科学,那华医生不过是刚刚结束实习的住院医师,临床经验难免有些不足,这个你要理解。”

卢主任一番话语说的有理有据,说到底很多人还是相信卢主任的,毕竟年龄在那摆着呢!

许久,姓张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神色呆滞的妻子,干涸的嘴唇动了动道: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想要试一试!华医生说了还有一成的希望,哪怕就是半成我也要给他机会尝试,那里面躺的可是我的女儿!希望你们理解!”

“只要这场手术结束,无论结果如何我任你们处置。……刘医生,对不起拿你做了人质,事后我一定尽力弥补!”

中年男子的话语,令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是啊,如果事情出在自己的家人身上,恐怕自己也会不顾一切的孤注一掷,这就是疾病乱投医的会发生的原因。很多人不禁有些同情这个神色憔悴的男子!

哐当!中年男子背后的大门突然打开,满身鲜血的华长琪脸色惨白到了极致的摇摇欲坠的站在门前。

中年男子满脸僵硬而惶恐的松开刘医生,嘴唇颤抖的轻蠕几下,最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名满身鲜血,无菌手套还没脱下的男子,看着他憔悴到极点的神色,心中不禁又生出一丝惭愧。

纵使他没有将病人救活,这也怪不了他,毕竟他也尽力了,这种有医德的医生上哪找去?

华长琪嘴角轻轻勾了勾,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嗓音干涩道:

“活过来了!”

什么!?

全场哗然,无数人吃惊的嘴巴足以塞下一颗鸡蛋,而赶过来谈判的副院长卢主任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华长琪,依旧不敢相信华长琪口中的话语。

至于中年男子甚至直接呆滞的,表情扭曲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华长琪看到副院长,眼睛闪出一丝光芒道:

“院长,病人急需A型血,手术室血浆不足,后面的事拜托你们了。”

这句话一说完,华长琪眼睛一黑,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清晨的破晓之辉透过白色纱帘,照耀的屋内一片明亮,光柱中隐约有白色淡淡尘埃飘荡着,华长琪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入眼看到的就是窗前的迷离景色。

虽然这是平时司空见惯的景色,但是华长琪却觉得这景色特别的迷人。因为,亲手挽回一条生命的感觉真好,最重要的是,突然发现自己拥有神异的能力,未来一定可以挽回更多的生命!

“呼……”

华长琪重重吐了一口气,发现身体出了稍微有些乏力之外,并无其他不妥之处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啊,华医生你醒了!”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名娇俏的小护士走进来惊喜的呼喊道。

华长琪听到这酥酥的声音,骨头都差点酥了,扭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名长着一张可爱娃娃脸的俏丽小护士惊喜的走进来。

05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哦,对了,那病人怎么样了?”华长琪开口问道,。

“现在是早上啊,华医生你昏迷了一夜呢,幸好只是脱力呢!”

说到这,娇俏小护士奇异的看了一眼华长琪年轻的面孔,俏脸有些绯红的继续道:

“张冉已经脱离危险期啦,华医生你真厉害,连死的人都救活了,现在全医院都在谈论你呢!都上报纸了,哼,可惜报纸上没提你的名字,医院那群混蛋又把功劳给占了!”

说道后面小护士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很是为华长琪打抱不平。

华长琪顿时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护士好可爱,顿时轻笑的问道:“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小美女的芳名呢,我叫华长琪。”

小护士一听到小美女这三个字,顿时小脸一红,心中喜滋滋羞涩的回答道:

“我叫楚念香。”

“念香?好名字!”

华长琪赞叹一句,看着小护士羞红的脸蛋,心中大觉实在有意思。

“唔,对了,华医生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早饭。”

说着楚念香就急匆匆的出去,没一会却又返回来,原来是给他带来一份今天的报纸,这才出去准备早饭去了。

华长琪心中直赞护士美眉心思细腻,仔细一看,昨天那事却是上了本市报纸的B版,占了半张报纸。

其内容却丝毫没有提起他华长琪,只是说医院通过不懈努力,如何在手术室奋斗,用了多少袋血浆将一名按照国际死亡鉴定标准都确定死亡的病人,从死亡线拉了回来。

唯一让华长琪还能接受的是,这篇报道虽然没有提起他,也没有提起其他医生。

否则,要是自己的功劳被其他莫名其妙的医生冒名顶替了,那他心里才难以平衡呢,指不准就会做出什么事情为自己正名。

没一会,楚念香就提来了一桶保温瓶以及碗筷,手脚麻利的给华长琪盛了一碗鸡汤道:

“这是张夫人亲手给你做的呢,早上五点多钟就送过来啦,喏,快吃吧,还热着呢!”

楚念香一边盛着饭,一边一脸笑意的道。

华长琪闻着肉汤的清香,肚子顿时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楚念香闻声嘴角顿时勾起一丝笑意,而华长琪有些尴尬的想要坐起来,然而刚要坐起来的他却突然才想起来身体脱力的厉害,似乎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有些不足。

不禁有些尴尬的苦笑起来,心中嘀咕着,昨日这莫名其妙获得的能力好用是好用,但是对于身体的损害不免太大了些,或者其中还有什么其他奥妙,自己还没有发现。

“怎么了?”

楚念香极为敏感的察觉到华长琪嘴角的苦笑。

“四肢有些乏力,动不了。”华长琪老实的答道。

“那我扶你起来吧!”

楚念香也没想那么多,放下碗筷,就过来搀扶华长琪。

这里是一间员工休息室,所以这里的床并不是医院那种可以摇杆升降坐起的专用床。

话说,华长琪虽然长得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是好歹也是男生不是,就楚念香这娇俏的小身板,扶起来极为吃力。

又要兼顾找枕头给华长琪垫着,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华长琪的背部,那种小女孩刚刚发育的乳嫩酥软摩挲在华长琪的身上,难得令华长琪老脸一红,几乎有种走火的感觉。

“喂,你还有力气吃饭吗?”

楚念香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好没生气的问道。

华长琪尝试的举了举手臂,看起来倒是没问题,不过看他那脸色苍白的模样,多半也有些不舒服。

“算啦,我喂你好了。”

楚念香按下华长琪的双臂,平稳了一下呼吸,端过鸡汤,喂起了华长琪。

别看楚念香一副可爱童颜娇俏模样,喂起饭来,倒是有模有样,盛上一勺鸡汤,在唇边轻吹几下,然后在小嘴轻启发出“啊”的声音,示意华长琪张口,然后才喂进华长琪的嘴中,那喂饭的可人模样,别提有多么诱人了。

尤其是那不点而赤的红唇,被它吹拂过的鸡汤,似乎都带了一丝仙气,直让华长琪有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7.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