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瞬间让她湿透床单的五指按摩秘籍~

瞬间让她湿透床单的五指按摩秘籍~

2017-09-24 01:29  来源:未知  
导读:她很快看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盯着她的目光,阴沉沉的,仿佛要吞噬她一般的冰寒。男人长得十分俊美,乔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瞬间被惊艳到了,连害怕都忘记,只顾怔怔愣愣地看着他。

第一章:一场不怀好意的梦

金秋十月,午后的阳光正烈。

乔楚从医院出来,一身的憔悴疲倦。

突然,乔楚的眼前一黑,一块黑布从天而降,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叫喊,就觉得四肢无力,失去了知觉。

乔楚的意识模模糊糊之间,觉得有股陌生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

强烈的男性气息压迫着她……

?

就像做了一场不怀好意的梦。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乔楚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她很快看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盯着她的目光,阴沉沉的,仿佛要吞噬她一般的冰寒。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乔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瞬间被惊艳到了,连害怕都忘记,只顾怔怔愣愣地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谁派你来的?”男人开口了,低沉的磁性很是吸引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这个声音一出,仿佛倾泄一室的清辉,却让乔楚的神智瞬间拉回现实。

乔楚动一动身体,更加觉得全身像被车轮辗过一般,浑身酸痛。

心脏骤然地猛缩,下沉,也感觉到了害怕和绝望。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还有陌生的冷酷男人,彻底把她吓傻了。

慌乱地抱紧身体,乔楚缩到床的最里边,警惕地望着对面那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

乔楚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喉咙嘶哑,声音颤抖得厉害,“你是什么人?”

司屹川起身,一步步走到乔楚面前。

他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压迫和侵略感,乔楚意识到,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

司屹川却不给她冷静的机会,“哗啦”一下拉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单。

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足见昨晚的战状有多激烈。

他的目光暗沉,伸手握住乔楚的下巴,残忍地重复那句问话:“谁派你来的?”

乔楚拼命地摇头。

司屹川的声音更冷:“老实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乔楚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低头想避开男人可怕的眼神,却一下瞥见床单上的落红!

一瞬间天旋地转,心痛得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

神智崩溃,乔楚语无伦次地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快走开!!”

司屹川皱眉。

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无助惶恐,完全不像装出来的。

难道,她也是被迫的一方?

想到这里,司屹川的眼底越发冰寒。

胆敢在他的酒水里动手脚,不管对方是谁,怕是已经活得不耐烦了!

门外突然被推开,一群娱乐记者峰拥而进。

司屹川神色一动,拉过床被从头到脚裹紧乔楚,把她抱进怀里。

即使隔着被单,司屹川仍然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柔软得不可思议。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亮起,娱记们只拍到司屹川阴寒的脸,以及他怀里那个完全看不到脸的“女人”。

“司少,请问您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

“她是您心爱的女人吗?为什么要这么保护着她?”

“司少夫人已经过世多年,您是否打算再娶?”

“司少夫人过世后,司家内定替补的新少夫人,不是司少夫人的妹妹白玫吗?难道您怀里这位,就是白玫白小姐?”

记者的问题像炮弹一样,不停轰炸司屹川,仿佛不问到一两条有用的信息,就不肯罢休。

司屹川向来低调神秘,这么难得地碰到他传这种绯闻,自然要尽可能地挖掘他的隐秘。

乔楚颤抖地缩在司屹川的怀里,不敢吭声,陌生的男性气息充斥她的鼻息,却让陷在黑暗里的她,觉得莫名安心。

乔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一定会保护好她。

“首先,白玫只是我已逝妻子的妹妹,不是什么内定的司少夫人。”司屹川冷笑,利得像鹰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记者,“其次——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来我这里挖料?滚出去!”

娱记们立即噤若寒蝉。

他们最初收到司屹川开房的消息时,以为能第一时间挖到猛料,都兴奋得忘记了对方的身份。

司屹川是什么人?

江城最有权有势,随便跺跺脚,都能让江城颤上三颤的男人。

真是冲昏头了才敢在这种男人身上撩虎须。

没能拍到那个女人的样子,娱记们有不甘心。

但转念一想,就算真拍到了,只要司屹川说一句“不准”,哪家报社敢报道这些资料?

还是赶紧离开,别让司少记住他们的名字。

娱记们打定主意后,纷纷收起相机,逃也似地离开司少的房间。

司屹川这才放开乔楚,让她穿好衣服,并安排底下的人护送她安全离开酒店。

末了警告她,这件事不准传扬出去。乔楚巴不得这件事永远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最后,司屹川承诺道:“既然你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无意中卷进这种事里,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给你一个说法。”

乔楚知道,这个男人大约也是不得已,才会跟她发生这种关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可怕的酒店的。

回家后,乔楚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一遍遍地冲洗身体。

她觉得自己很脏。跟了钟少铭一年多,结婚又六个月,可是少铭总是表现得特别忙,从来没有碰过她。

她一直都想把最美好的自己,交给丈夫。没想到,美好纯洁的心愿,却瞬间被击得粉碎。

反复地在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她才肯起来。 刚穿好衣服走出客厅,就看到丈夫钟少铭已经回来了。

第二章:如临大敌

乔楚下意识地拢紧衣襟,却发现他的身旁,依偎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

二人姿态十分亲密。

来不及反应,钟少铭向她递出一份离婚协议,冷淡地说:“我们离婚吧。”

乔楚懵了,以为丈夫在开玩笑,她呆呆地说:“少铭,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钟少铭看着乔楚随意的着装,还有她凌乱没有整理好的发型,显得素颜朝天的脸更加憔悴。

衣领下的脖子,更是露出那几点曖昧的青紫。

钟少铭看了一眼,然后厌恶地拧起眉心说:“小允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对她负责。”

乔楚脸色煞白,立即看向钟少钟身旁的女人。

任小允在钟少铭看不见的角落,挑起眉毛挑衅地看着乔楚。

“怀了你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同意,我不同意离婚!”

乔楚咬住嘴唇霍地站起来,狠狠地挥开了离婚协议。

被甩到四处飘散的离婚协议书,落在她的眼里,成了尖锐伤人的刺。

他们还处在新婚期,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提出离婚?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乔楚很快想到,结婚以来,钟少铭从来没有碰过她。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在今天以前,乔楚从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毕竟钟少铭是个有钱有势的豪门少爷,而自己只是一个穷困的单亲女孩。

豪门少爷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灰姑娘,完全没有道理娶她进门。

一直以为,钟少铭是真心喜爱她的。

“乔楚,小允跟我的时候,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钟少铭盯着乔楚的脖颈,英俊的脸上布满鄙夷,高高在上地请求她:“我不能辜负了小允,你成全我们。”

“我成全你?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啊,我才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啊。”

看到乔楚这般,任小允瑟瑟发抖地躲到了钟少铭的身后,像只受惊的小绵羊。

反倒显得面目狰狞的乔楚,更像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看了一眼钟少铭,在看了一眼乔楚,任小允这才小声讨好地说:“楚楚姐,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看在我怀了少铭孩子的份上,就成全我们吧,你这么年轻漂亮,将来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归宿。”

尽管她装得这么可怜,可乔楚还是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卑劣。

钟少铭悄然握住任小允的手,让她别怕。

这一幕落在乔楚眼里,更加刺激了她原本已经崩溃的神智。

可是不管再伤心难受,丈夫牵住的手,变成了别的女孩。不能这样!

乔楚死死地瞪着任小允:“你一早就知道少铭有家室的对不对?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们?你还故意怀了少铭的孩子,你让我怎么成全你?”

任小允往后躲了躲,不敢吭声。

钟少铭越发地不耐烦,直接挡到了二人的中间说道:“乔楚,事已至此,你爽快地签字,我们好聚好散,算是放彼此一条生路。”

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那谁放我一条生路?我已经这么爱你,你却让我离开你?

乔楚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她觉得这种时候,应该拼死捍卫自已最后的尊严,来一句:“放弃我你会后悔一辈子。”然后甩手离开这个家门。

可是她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要迸裂而出,痛得几乎失声,只想低下头来,苦苦地哀求丈夫,求他不要离婚。

刚被陌生男人夺去了第一次,乔楚真的不希望这个时候,又失去了丈夫。

眼泪流了一脸,钟少铭决绝的神色让她的心都碎了。

出于一种爱的本能,乔楚抓住钟少铭的手,卑微地问:“少铭,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这样?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我改好不好?我们一直都这么相爱,你不要这样。”

钟少铭甩开她的手,眼底升腾起厌恶,看着她,就像看一堆垃圾。

“乔楚,我当初是看你可怜,才娶你进门,认识你以来,我替你那个住院的病鬼妈妈花了不少钱,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钟少铭嘲弄地说:“你在我身上得到的,已经超出你本身的价值。现在我要离婚你却这么死皮赖脸,会让我连最后一丝好感都磨掉的。”

任小允也跟着说:“楚楚姐,你不要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你,这件事不怪少铭,都怪我……”

“你闭嘴!”乔楚瞪着任小允,一把推了过去,“你这个贱人!!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任小允措不及防,被推了一个踉跄。

钟少铭大喊道,“乔楚,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乔楚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弱不禁风。

正在她不知所错的时候,只听到任小允说道,“楚楚姐,是我错了,你如果生气,或者

心里堵得慌,那你冲我来吧,少铭是无辜的,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任小允说完,突然抓住心口的衣襟,大口地呼吸,小脸煞白煞白的,像是动了胎气。

“少铭,我心痛!肚子也痛。”

“小允!”钟少铭顿时紧张起来,立即抱起任小允,柔声安慰她:“不要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乔楚心痛地已经无法呼吸了,看着从前深爱自己的丈夫,这般温柔的对待别人,她的心仿佛在这一刻都死了。

不过任小允说得对,她或许不是无辜的,可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乔楚追了出去,看着苍白的任小允,她有些诺诺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 滚。”钟少铭直接吼道。

任小允立即朝钟少铭的怀里躲进去一点,还冲着乔楚眨了眨眼睛。

钟少铭骂完,一把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乔楚。

愤怒的钟少铭力道太大,乔楚被推得跌到地上。

头部撞到桌椅一角,疼得她的眼睛都跟着痛起来。

看着任小允的眨眼,在看着钟少铭对待自己的态度,她再一次泪眼婆娑地想起了,以前他不会这般对待自己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少铭不能在她面前抱着另一个女人,还对她露出这种厌恶的表情。

不能。

不能这样。

可是,钟少铭抱着任小允,居高临下地看着乔楚,他的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吞噬她,“你不准再靠近小允!”

“少铭。”乔楚喊道。

钟少铭似乎也死心了,没想到乔楚会这么狠,这么对待一个怀了孩子的孕妇。

离开之前,钟少铭冷冷地对她说:“小允的心脏不好,现在又是个孕妇,如此这般她还是坚持要陪我来一起面对,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理,心肠这么狠,我不会让她一起来,你最好祈求小允没事,否则我不会轻饶你。”

砰!

大门开了又合上,乔楚原本满心的怨恨,随着丈夫的离开而突然变得虚无。她像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结婚以后,丈夫是她生命里所有的重心,现在重心要离开她,她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昏天暗地的。

趴在地板上哭了一会,门口突然被大力撞开。

乔楚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却看到妹妹钟明美站在门口那里,满眼怨毒地看着她。

↓↓↓↓点这里,看后续!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4.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