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失踪多年男友突然上门,一来就强上···

失踪多年男友突然上门,一来就强上···

2017-09-24 01:27  来源:未知  
导读:“子卿,我爱你……”她失踪了五年的初恋,颜子卿,情不自禁得呢喃出声。五年前,她在颜子卿生父的压迫下和他分手,不久之后,颜子卿的飞机失事,他们阴阳两隔。

“子卿,我爱你……”她失踪了五年的初恋,颜子卿,情不自禁得呢喃出声。五年前,她在颜子卿生父的压迫下和他分手,不久之后,颜子卿的飞机失事,他们阴阳两隔。

“子卿,我爱你……”

夏歌深情的望着对面俊朗的男人——

她失踪了五年的初恋,颜子卿,情不自禁得呢喃出声。

五年前,她在颜子卿生父的压迫下和他分手,不久之后,颜子卿的飞机失事,他们阴阳两隔。

她从来没有想过,子卿居然还活着!

这五年来,她的内心痛苦煎熬,没有一天睡得踏实,而现在——

为了这个活生生的男人,她愿意奉献出一切!

颜子卿轻笑一声,封住她的嘴唇,片刻之后,夏歌的衣服已经凌乱,被他的大力撕的乱七八糟,胸前的柔软隐隐透露在外面,可他的衣服却十分整洁,只是发丝有些凌乱。

“嗯……”

夏歌不安的低吟。

颜子卿抚摸她的面颊,安抚的吻着她,然后突然,一个用力!

猛地,他怔住了。

那层阻碍,明显的提醒着他……

她居然还是第一次,现如今混迹娱乐圈的夏歌,居然还是第一次?

颜子卿控制不住的开了口:

“你当年离开我有什么苦衷吗?”

问完以后,颜子卿心里狠狠的骂了一下自己,自己居然还带着期待吗?

夏歌一怔,沉默。

这沉默让现在的气氛凛了凛,随后颜子卿不在意的一笑,身下不停动作着,脸上的表情也越加冷凛……

半个月后。

看到报纸上的头条,夏歌呼吸滞了滞,连忙拿出手机看微博,果然已经骂声一片——

清纯女星背后的神秘男人,小三?

几个加粗大字赫赫出现在最显眼的位置。

上面配着一张照片,是她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照,她的脸被正面拍摄,清楚的想要否认都难,而男人背对着镜头看不见面容。

这明显就是针对她来的。

夏歌拉开窗帘,低下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有几个人举着大牌子,上面是大的在十八楼仍旧能看清的字:

夏歌贱货!

夏歌紧抿嘴唇,手指紧紧的揪着窗帘,被这么多人当众谩骂,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来不及伤心,“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开门后,她呼吸一滞,片刻之前在报纸上看见的男人——

颜子卿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站在门前。

见她开门,颜子卿直接推开她走进去。

颜子卿很帅,狭长的眼睑打量周围,薄唇微微上扬,嘴角始终衔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的脸犹如雕刻师手上最完美的作品,皮肤犹如白玉一般无暇。

“子卿,你怎么过来了?”

夏歌的眼睛不自主的瞥向窗户的方向。

这个小细节被颜子卿看在眼里,嘲讽的看着踌躇不安的夏歌,“怕被人看见?”

“子卿,你不应该这时候过来……”

“颜子卿已经死了,我是严亦深。”

颜子卿,亦或者现在称之为严亦深的男人冷冷开口,他目光冰冷幽深,看着夏歌的目光带着冷淡和讽刺!

这目光完全不复重逢那一天的浓情蜜意,这目光明明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不,应该说是仇人!

夏歌愣住了,她觉得自己应该看错了,那日的浓情蜜意好像还没有消散,他怎么可能恨自己?

严亦深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只是冷冷的说道:

“你那么在意你的形象,我把它破坏掉了,你应该会伤心吧?”

什么?

夏歌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这个男人:

“子卿,你在说什么?”

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敢置信的小心翼翼。

报纸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脸,如果是一般狗仔绝对不会这么做,他们巴不得把两个人的脸都暴露出来,然而现在所有人只看见她一个人……

得不到回答,夏歌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重重敲击了一下,然后如同玻璃碎了一地……

沉默是最伤人的东西,特别是不屑说话的沉默。

“你不是说你原谅我了吗?”

夏歌怅然若失的问道。

严亦深状若未闻,走到茶几边上,拿起那张夏歌翻过的报纸,上面是男女纠缠在一起热吻的图片,照片上的夏歌闭着眼睛,显然已经意乱情迷了。

那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旁边是白色的大床,虽然只是热吻的照片,但是却让人想入非非。

夏歌突然感觉那张照片很刺眼,她不由自主的移开眼睛,但是下一刻却被一双骨骼分明的手钳住下巴,迫使她正面看那张照片,严亦深冷冷的声音带着愤怒:

“怎么,不忍直视了?”

夏歌挣了挣,没挣开,反而使男人的力道加剧,痛的夏歌皱了皱眉头。

严亦深盯着夏歌的眼睛好像是淬了毒的针,一针一针扎的夏歌遍体鳞伤。

“你以为你值得原谅?”

严亦深掀起嘴角,从兜里拿出一个东西。

是U盘。

他粗鲁的拉着夏歌来到书房,夏歌一个踉跄——

踢倒了放在吧台前面的椅子,严亦深强制的把她按在电脑前的椅子上,然后开机,把U盘插进电脑,点开。

“嗯……不要……嗯,唔……”声音传进耳朵。

那个声音很熟悉,是夏歌自己的声音,果然是他们两个在床上翻滚着……

夏歌羞得满脸通红,忍无可忍,一下子关掉电脑,胸口剧烈起伏,脸上布满了难堪。

严亦深冷冷的看着不堪忍受的女人,眼神冷的可以掉冰渣,偏偏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意,声音清淡的说道:

“这只是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夏歌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之前还和她浓情蜜意的男人。

“子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要替颜子卿报仇啊。”

严亦深突然猛地掐住夏歌的脖子,看着夏歌的目光好像要把她拨皮抽筋:

“你说你该不该给他陪葬?”

“子卿,不要……”夏歌下意识的挣扎。

直到看见手下的女人脸色变得发紫,严亦深才像是意识到什么,猛地松开双手。

然而,他只是犹豫了一瞬间,便再次开口,声音轻轻淡淡的,听不出丝毫情绪: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今天我还给你带来了第二份礼物。”

夏歌的电话响起。

严亦深把手机递到夏歌面前,说道,“接电话吧。”

夏歌看着严亦深变得有些温柔诡异的眉眼,怔了怔,本能的接过手机:

“夏小姐,您父亲刚刚突然心脏病发,去世了。”

夏歌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说什么?”

像是有东西在夏歌的脑袋里炸开,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很久之后才怔怔的转了转眼珠子。

她带着期盼的恳求道: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我明明才给医院打了医药费,医生还说恢复的很好,怎么可能……”

似乎想到什么,她激动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你们能不能再帮我查一下,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她无措的转了转眼珠子,却看见严亦深有些邪恶的眉眼,突然察觉到什么,她拽着严亦深的袖子,厉声道:

“是不是你让他打电话骗我的?”

“对,我只是开个玩笑。”

严亦深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从夏歌手里抽回自己的手,他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好像在看一场戏:

“夏歌,记得,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得受着,还有,我要提醒你,我不是颜子卿,我是他的弟弟,严亦深。”

“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夏歌气得胸膛剧烈起伏,这是她跟严亦深和好之后,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

“比起你对我做的,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严亦深目光幽深,思绪好像回到了过去。

那一点点同情心消失殆尽,他看着夏歌的目光重回冰冷,眼睛里带着点点厌恶,好像是看着恶心的东西。

“看来你父亲才是你的软肋,那么你失业的消息应该不至于把你打垮。”

严亦深开玩笑似的轻描淡写的抛出这句话,然后抬脚离开了公寓。

夏歌愣了半晌才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自觉的怔怔流下泪来。

她颓废的从椅子上滑落,周围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变了冷极了,忍不住抱抱手臂,她的心脏沉入谷底。

严亦深走了没一会,经纪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杨姐。”

夏歌咬咬唇,声音有些沙哑。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公司突然说要解约,虽然这次名誉受损但是也不到解约的地步啊!”

夏歌摇摇头,哑着嗓子说道,“没事,杨姐。”

“你先休息吧,我看公司态度强硬,以后……你自谋生路吧。”

电话挂了许久,夏歌仍旧拿着手机坐着发呆,其实,杨姐说的解约大概只是简单的吧……

果然,没过一会,她接收到了赔偿短信。

两百万!

爸爸还要住院,她哪里来的两百万,就算有钱,也全部都投进医院了。

今天要出去看看爸爸,爸爸得不到自己的消息一定会担心的。

夏歌好好的武装一番,直到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才推开门走出去,楼下的粉丝没有刻意为难她,放过她离开,但是没走两步,却听见一个惊讶的声音:

“夏歌,她是夏歌!”

人潮突然涌过来,周围的路被围得水泄不通,话筒摄像机朝她砸过来,额头传来一阵疼痛,然后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她摔倒在地上。

那些人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也没有人扶她一把,尖锐的质问声一阵阵传过来。

“夏歌,请问你跟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夏小姐,听说你是靠着男人上位的。”

“听说你跟徐导关系十分暧昧,照片上的人是徐导吗?”

“夏歌,你个贱人,枉费我们之前还支持你,你就是个公交车……”

记者问的尖锐,黑粉则直接开始辱骂。

而这一幕,全被电视前的严亦深看的清楚,他抿紧嘴唇,目光深沉,目及电视机前被人围堵的身影,捏成拳头的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管,但是却始终舍不得关电视机。

夏歌变得很狼狈,她的衣服被撕扯的凌乱,束好的头发被那些人弄得散落下来,脸上满是恐惧和茫然,她努力站起来,可是又被人推倒,那些人,他们的眼神好像要把她凌迟一般。

“请你们让开,我要保留控诉你们的权利。”

夏歌不是任人鱼肉的人,即使被人推倒好几次,她还是奋力站起来,用力推开朝她身上挤的记者,反击的话语说出口。

却似乎没有一个人怕她,反而质问的更加激烈。

就在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杨姐突然领了一群保镖过来,将她保护起来,并且让身边的助理记住是哪些媒体,改天挨个送律师函。

那些媒体老实了,而那些黑粉身为没依靠的老百姓,当然也不敢再做什么。

杨姐恨铁不成钢的指责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随后叹了口气说道:

“想干什么就去吧,现在没人敢为难你,但是还是要注意那些黑粉,多数都是‘嫉恶如仇’的神经病。”

夏歌来到医院的时候,夏爸爸正生气的不愿意吃饭,夏歌走过去,拿起碗,柔声哄道:

“爸爸,听话,不吃饭对身体不好。”

“早让你不要进娱乐圈,你偏不听。”

赌气的说完这句话,夏爸爸又转头心疼的看着女儿,悲戚的叹了口气:

“哎,都是我这把老骨头害了你啊。”

“不许你说这话,都是我自愿的。”

好不容易哄着夏爸爸吃了半碗饭,看着爸爸睡去,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匆匆赶往五年前工作的地方——暗夜酒吧。

因为夏爸爸要治病,所以夏歌的积蓄基本上花完了,再不找工作,就承受不住那昂贵的医药费了。

02

傍晚的暗夜酒吧没有进入客人的高峰期,但是里面仍旧有不少人,暗夜酒吧是A市最贵的酒吧,是一般市民不敢来的地方,也就是这个地方,承担了夏爸爸将近三年的医药费。

五年前,夏爸爸听说女儿失恋,在雨夜赶回家,却发生车祸。

与此同时,不多久她得到消息,颜子卿乘坐的飞机,失事,她以为颜子卿也死掉……

她过的并不好,大学没毕业,沦落到暗夜酒吧卖酒,一直供养父亲,生活的很艰难,几乎被沉重的医药费压迫的绝望。

没想到,她在暗夜酒吧被导线看中,碰巧演了一部电视剧,一炮而红!

五彩的灯光昏暗旖旎,早有低调打扮的服务生来回穿梭,夏歌走过前厅,来到梦姐办公的地方,梦姐正在教训一个新来的小员工,看见夏歌进来,嘲讽的‘嗤’笑一声:

“这不是夏大明星嘛,怎么会踏足我们这种小地方?”

夏歌低着头一脸歉意:

“梦姐,以前是我不懂事,不说一声就走,现在……”

“现在又想回来?”

梦姐勾勾唇角,慵懒的靠在办公桌前,好笑的说道:

“夏歌,你以为我这是什么地方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梦姐……”

夏歌还想在解释什么,但是梦姐突然想到什么,打断她的话,说道,“你跟我来。”

梦姐说完也不理会夏歌,自己离开了办公室,夏歌只能讪讪的跟上,走了一会,梦姐来到一个女孩面前,指了指夏歌对女孩说道:

“这是大明星夏歌,以前在我们这里干过的,你给她安排个活计吧,记得,多照顾着点。”

梦姐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转头看见夏歌想道谢,直接摆摆手,走了。

夏歌端着酒,来到668包厢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油腻的男声,“进来。”

夏歌刚推门进来,就听见一阵调笑声:

“梁总,您刚才不是说那个叫夏歌的小明星够味儿吗,等下她过来给您好好玩玩儿。”

“哎,还是文老兄最懂我啊。”

夏歌听见这话,下意识的看向说话的男人,之间那男人光着膀子,一左一右搂着两个美女,听着大大的啤酒肚,笑起来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眯着的眼睛散着猥琐的光芒。

夏歌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有种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但是想到医院里的爸爸,夏歌还是走进去,里面的几个中年男人看见她进来,又是一阵调笑声,把她和那个肥胖的男人自动安成一对,夏歌气得脸都红了,却隐忍不发。

这时候几个男人更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呦,这小美人还害羞了,梁总等下可要好好疼惜啊。”

努力忍了忍,夏歌想着暗夜酒吧还算正规,后台强大,基本上没有人敢捣乱,所以才勉强维持笑容走到那个胖男人身边的茶几上,放下酒,就打算离开。

突然手腕被拉住,然后被重力一阵拉扯,她站不稳跌倒在一个肉乎乎的怀抱。

夏歌顿时挣扎起来,“你干什么,请你放开。”

“呦,你这小妞还挺辣,爷给你这个数,今天好好陪陪爷。”

男人伸出三只肥圆的手指,然后男人看见夏歌挣扎的更加厉害,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一只手搂着夏歌的腰身,在夏歌纤细的腰身上胡乱摸索,一手拿起酒瓶,就往夏歌嘴里倒。

夏歌紧闭双唇,酒水从嘴唇滑下,流进衣领,白色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夏歌美好的身材。

眼看着酒灌不进去,他另一只禁锢夏歌腰身的手来到夏歌的下巴,狠狠钳制,掰开夏歌的嘴巴,就准备吻上去。

夏歌猛地推开毫无防备的男人,起身往门口跑去,但是早有离大门近的男人拦在那里。

“你们想干什么?”

夏歌警惕的双眼里闪烁着恐惧的神色,就算以前是在暗夜酒吧干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不知所措的拽着自己被酒水淋湿的衣服,挡住胸前的春光,看着眼前拦着她的看上去很壮的男人。

夏歌慌张的转着眼珠子,可是越忙越乱,她根本想不到逃开的办法。

“阿年,还不把女人送过来,给梁总好好玩玩?”

一个男声开口之后,那个拦着夏歌的男人立刻伸出手去拉扯她。

夏歌紧抿双唇,脸色苍白,她用力踢向男人的下体,然后听见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她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拉开门冲了出去。

拼命的按电梯,好像身后有狼在追她似的。

这是徐晗看见夏歌时候的印象,待看清夏歌的脸之后,惊愕的喊道,“夏歌?!”

夏歌闻声抬起头,眼睛里还有没散去的恐惧,她进电梯的时候并没有看见里面有人,抬头看见是之前的导演徐晗,愣了一瞬之后才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喊道:

“徐导演。”

“你怎么会……”

徐晗的眼睛扫过夏歌的身上,她身上正穿着暗夜员工的衣服,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他以为会因为他的一部戏一炮而红的女主角,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竟然在酒吧工作。

夏歌苦笑一阵,并不回答。

徐晗读出了夏歌心里的苦涩,不由得关心道,“你现在……还好吧?”

问完这句话,徐晗看见昔日沉静的女孩抿紧嘴唇,脸色仍旧是没有散去的苍白,原本粉嫩的嘴唇也没有半分血色,脸色差的好像是刚做完大手术的病人。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显然是刚刚经历的什么,然后她缓缓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那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让徐晗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

都混成这样了,怎么可能还好?

不由得开口,“我送你下去吧。”

“好,谢谢。”

直到走到门口,徐晗仍旧以不放心为由要送夏歌回去,夏歌不想麻烦他,正想着怎么开口拒绝的时候,几个人缓缓走来,其中一个人身姿英挺,一双眼睛淡然冷漠。

夏歌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她……认识他。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2.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