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邻居姐姐欺负我,逼我用嘴给她···

邻居姐姐欺负我,逼我用嘴给她···

2017-09-24 01:27  来源:未知  
导读:我叫罗小悦,小时候因为爸妈比较忙,所以经常让我寄住在邻居家,但邻居家的大姐姐脾气不好,有时候甚至仅仅因为吃饭的时候我多吃了一点,就打我骂我。于是我也变得拘束起来,在她们家从来不敢多说话,就连吃饭上厕所都小心翼翼。

我叫罗小悦,小时候因为爸妈比较忙,所以经常让我寄住在邻居家,但邻居家的大姐姐脾气不好,有时候甚至仅仅因为吃饭的时候我多吃了一点,就打我骂我。于是我也变得拘束起来,在她们家从来不敢多说话,就连吃饭上厕所都小心翼翼。

01

我叫罗小悦,小时候因为爸妈比较忙,所以经常让我寄住在邻居家,但邻居家的大姐姐脾气不好,有时候甚至仅仅因为吃饭的时候我多吃了一点,就打我骂我。

于是我也变得拘束起来,在她们家从来不敢多说话,就连吃饭上厕所都小心翼翼。

那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一年一次过年,因为爸妈会回家,然后我就不用寄住在大姐姐她们家了。

但是随着我逐渐长大,大姐姐也逐渐停止了欺负我,反而变得很奇怪。

比如说有时候叔叔阿姨不在家时,她会给我画眼线,涂口红,让我穿上她的衣服,然后像是小猫一样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我什么都不懂,就是感到两个人挤到一起很热,还有她饱满的胸口和我身体不断摩挲,虽然很软,但是压的我好难受。

而她却脸色微红,弯着嘴唇,似乎很享受很愉悦。

看着她这样子,我心里有些害怕,害怕她这幅样子,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对我做的这种事是犯罪。

直到后来我上初中,搬了家,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大姐姐一家。

高中的时候,我不负众望,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高中。

因为小时候受大姐姐的影响,我性格变得有些懦弱,自卑,不爱说话,于是在班上也常常是受人欺负的对象。

但所幸我学习还算不错,经常帮同桌林洋做作业,打饭,借林洋罩着,倒也没有什么人找我麻烦。

林洋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人长得帅气,打篮球也打得很好,和漫画里的流川枫很像,班里很多女生都暗恋他,就连一直欺负我的班花胡然也不例外,经常假借问题为由,过来跟林洋聊天。

就像今天,刚下课,胡然抱着习题本走了过来,先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让我起开,然后又对林洋摆出一副羞涩的小女儿模样:

“林洋,你能给我讲讲这个题吗?”

我默默站起来,林洋成绩是我们班出名的倒数第二,平常连作业都是抄我的,我感到有些无语。

我刚想去教室外面,面前突然伸出一只手,林洋皱着眉头道:

“胡然,这道题我不会,你问罗小悦吧。”

顿了顿,林洋继续道:

“还有你以后也别来问我了,不觉得很无聊吗?”

“无聊?”胡然愣了下,勉强笑道:

“林洋,你咋这么说呢,我是觉得这道题可能你会才······”

“我成绩一直全班倒数第二,你说我会不会,以后要问问题,就找罗小悦,别特么烦我。”

林洋踹了脚课桌,起身就离开了班,脸色有些不好看。

林洋一走,胡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两只紧攥着习题册的小手,因用力过猛,都有些泛白。

林洋刚刚冲她发火的那一幕,班里很多同学都看到了,尤其是班上一些暗恋林洋的女生,更是在暗地里偷乐,气得胡然直咬牙。

胡然恨恨的看了我一眼,“好你个罗小悦,挺牛啊!居然敢怂恿林洋骂我!”

“我,我没有...”

我一头雾水,怎么这也能怪到我身上?

胡然冷笑着回到座位上,我则是莫名其妙。

后来才明白,她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不那么丢脸,给她自己找个台阶下。

我又是她眼中可以任由搓圆捏扁的人,便理所应当的背了锅。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灾难这才要开始。

第二天英语课,英语老师一进来就走到我跟前,黑着一张脸道:

“罗小悦,你的作业呢?”

这老师是我们班最严厉的,年近中年,正值更年期,被她突然这样说,我有些蒙。

我赶忙站起来,小声道:“老师,作业我昨天就交了。”

“交了?我找了几遍都没有,你还狡辩?”

英语老师越说脸越黑,我心里一跳,有些结巴道:

“可老师,我真的交了,你可以问课代表。”

我下意识瞟了眼胡然,她是我们班英语课代表,平时作业都是她负责收的,却看到胡然正一脸微笑地注视我,两个可爱小酒窝看得我一呆。

就在我晃神功夫,英语老师却把我扯到讲台,指了指台上的作业小山:

“你说你交了作业是吗,好,你现在给我找,找不到就给我滚出去!”

我看了眼英语老师,也不敢多辩解,默默走上讲台在那一堆作业里找了起来,我之前交了,我记得。

然而随着翻动我冷汗直冒,从最上面到最后一本,竟然找不到那个我自己写着名字的作业本!

英语老师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冷笑着问我找到没有,我憋红了脸,正想辩解,无意间竟瞥到胡然正拿着我的作业本,冲我不怀好意笑着。

我愣住了,完全搞不懂胡然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记得我从来都没有得罪过她,但我又不敢跟老师说是胡然拿了我的作业。

因为我惹不起胡然,我知道胡然认识学校不少混得好的学生,手底下又有不少小姐妹。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英语老师罚站了整整一节课,而那节课,恰好林洋不在,翘课出去打篮球。

至于英语老师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我后来才知道,是教育组考核学生作业,刚好抽到我们班,因为我缺了作业,导致她和优秀教师的评级失之交臂。

正当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班花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下午才放学,我正做着值日,胡然的同桌刘敏突然走进来,拍了拍我肩膀,“罗小悦,跟我出来一下。”

我瞥见走廊上嬉笑着的胡然,和另外几个杀马特烟熏妆的小太妹,有些发怵,胡然见我出来,先是轻蔑地扫了我一眼,就示意我跟她下去。

我心感不妙,便苦笑着找了个借口:

“胡然,我还要做值日,就不去了...”

我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刘敏就提起我的衣领,烦躁道:

“你特么话咋那么多,让你去就去,真尼玛的烦人。”

胡然却扯开了刘敏的手,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放心,不耽误你值日,就十分钟。”

“那好吧。”

我也不敢多话,只期待不是什么坏事,便跟胡然出了教学楼,到了学校后边。

学校后边有片小树林,平时有很多情侣在这里打野战,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走在前面的胡然。

今天的胡然是热裤加短袖搭配,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大白腿,白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一般,臀部也是挺翘动人,都绷出了两颗诱人半球形。

02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暗咽一口唾沫,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一个女生,脸都有点微红。

这么走着,胡然却突然转身,一耳光狠狠扇到我脸上,我一下就蒙了。

紧接着,不等我反应过来,同行过来的小太妹都伸出手开始招呼我,又是扇我耳光,又是踹我肚子,没几下子就把我踹倒在了地上。

疼得我只能抱紧头部,紧咬着嘴唇,默默忍受着,果然,我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小太妹们一边兴奋地踹打我,一边嘻嘻哈哈地骂着我,直到好一会儿,这群女生才打我打累了,弯着腰大喘气,我疼得冷汗都浸湿了后背。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到这种对待,就因为我不想惹事,才被人这么欺负吗,一股从未有过的委屈充斥在我的心头,但我又不敢反抗,一旦得罪胡然,我未来高中三年基本不用过了。

我咬着牙,刚想起身离开,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却被胡然一屁股压了下来,扯着我的头发笑道:

“罗小悦,你是不是觉得你很无辜,不应该被我这么欺负啊?”

胡然说出了我最大的疑惑,我下意识点了点头,想知道原因。

“因为林洋!你最好离他远点,知道么?”

胡然说着伸出手拍拍我的脸,然后又抽回去,拿出纸擦着手仿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让她感到很恶心。

“罗小悦这家伙运气居然这么好,能跟林洋坐到一起...”

不一会儿,她们似乎也累了,停了下来,其中一个女生笑道。

“坐到一起又怎么样?敢乱嚼舌根老娘照样收拾的他服服帖帖的。”

胡然说着就一脚踹到我脸上,因为她穿的高帮鞋,鞋跟很厚,也很硬,一股剧痛传来,我顿时感觉脸上的骨头似乎都烂掉了。

“这人是真的贱骨头,吃硬不吃软...”

一群女生围着我毫不留情的打骂,我感觉我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她们却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愿。

“没想到这家伙人不咋样,皮还挺厚,打的我手都疼了...”

“哎哟,看看,我们的罗大学霸,居然哭了诶...”

胡然冷笑道,几个女生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纷纷蹲下来看我的脸,似乎想要看看我到底哭了没有。

我只能闭着眼睛,祈祷她们赶紧发泄完离开。

“哼,哭了又怎么样?老娘火还没消呢?!凭什么这个小杂种能和林洋关系那么好!”

而胡然正准备接着收拾我,另外一个小太妹紧张的道,“然姐,走了走了,教导主任来了。”

几个女生一愣,我也抬头看了过去,果然老远就能看到一个身影,那个人称色魔的胖子悠哉悠哉的走了上来。

“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上来找那些不知羞耻的狗男女的...姐妹们,我们走...”

胡然从鼻子里发出一道不屑的哼声,然后就打算离开。

几个女生朝我不屑地吐了口唾沫。

我刚以为终于没事了,胡然突然扭头对我又是一巴掌,余怒未消的道:

“打你真是脏了老娘的手,警告你,以后要是敢在林洋面前乱嚼舌根,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

我没说话。

她又是一巴掌,“老娘问你呢?!听到没有!”

“唔...嗯...”

为了避免再次挨打,我只好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声音,胡然这才把手揣进兜里,几个女生顺着另一边的小路走了下去。

我值日也不敢去做,趁着教导主任还没到,赶紧跑到一个树丛里蹲下来。

摸了摸脸,上面有很粘的东西,还很温热,我不知道那是血还是泪,尽管对胡然她们痛恨到极点,可是我更加不敢反抗,这样只会换来更残忍的毒打。

周一我和往常一样走到教室后排,没想到还没坐下就感觉不对。

这位置不是我的!

我的书不会这么乱。

我随便拿过一本书翻了翻,顿时背心直冒冷汗,“竟然是胡然的,怎么回事?”

“别看了,这是老娘的座位,你滚到前边去。”

我正惊疑不定时,胡然不知什么时候冷笑着走过来。

我不敢说话,连忙站起来走到胡然之前的位置上,果然是我的书。

不过一看我就气急,这哪儿是给我搬,分明是随意给我甩过来,桌子上面乱成一团,下面的书上也满是杂乱的脚印。

可我以后得新同桌就是刘敏了,我有些心虚,没敢说话,而是趁着此时教室里人少默默收拾了起来。

不料过了几天,才刚下课,林洋就不耐烦的道,“胡然,你能别说话了?”

声音很大,整个教室都能听到,就连刚走到走廊外面的班主任也惊愕的转过头来,不过见到是林洋,笑了笑又走了。

而胡然此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我,我想帮你补习英语,是为了你好...”

话都没说完又被林洋打断,“别,烦的要死,让我睡会儿先。”

胡然低着头再也不说话了。

放学的时候林洋一脸不爽的走到我旁边,丢给我他的作业本,“小悦,帮我做一下作业,真特么烦,你换到这里来,我作业都没得做。”

我点点头,一看还真是,至少累积了三天的作业,英语,历史,物理...

那之后林洋不耐烦的声音就成了常态,最开始胡然笑意盎然的脸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林洋是个很随性的人,所以他不会很注重女生还是男生,所以经常在老师上课上的正嗨的时候,林洋突然一声不耐烦的大喊,顿时全班哄堂大笑。

胡然则是气呼呼的瞪着林洋说不出话来,或者干脆扫视一眼全班,顿时所有人的笑声都被掐死在喉咙中。

直到前几天的一个周五放学,林洋背着书包跑到我新同桌刘敏面前,“刘敏,换位置!”

刘敏愣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收拾起桌面来。

最后戏剧性的结果就是林洋依然是我同桌,刘敏和胡然也依然是同桌。

只是对换了位置,她们去了后排,我俩来了前排。

我还在庆幸林洋终于又和我同桌了,当晚就再次出了事。

03

说来也巧,这天还是我值日,上次因为我没做值日回家了,被罚了一个月,这是班花极力怂恿的结果,而今天刚好是最后一天。

拖完地我刚准备走,教室外面突然走进来两个外班的同学,如果我记得没错,他俩是混子,直觉告诉我有问题。

果然,我还没说话,他们就冷笑着一人一只手把我架住,往女厕所的方向走过去。

门口刘敏正笑嘻嘻地站在那儿,“哎哟,来的挺快嘛。进去吧,然姐在等你们呢。”

那两个混子笑着放开我就和刘敏到了一边去打情骂俏。

呵呵,我已经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了。

不过看这情况,跑肯定是跑不掉的,便梗着脖子进了女厕所。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女厕所的构造和男厕所有什么不同,眼前突然出现一张小手,“啪”地一声甩在我脸上,然后就是一通乱打,甚至有人抓着我头发不停扇我耳光。

我当时就蒙了,反应过来胡然和几个女生已经喘着粗气。

胡然道,“真没想到这贱货竟然和林洋关系那么好,真是好基友,呵呵...”

又有一声音道,“依我看,林洋虽然帅气,可是怎么配的上然姐...”

啪!

那女生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记耳光打断,不过不是落在我脸上,而是在她脸上。

胡然脸色绯红,胸口急促起伏,“老娘和林洋的事是你们能随意掺和的?再多说一句老娘连你一起打。”

我心里暗自痛快的同时悄悄看了一眼,她是那天在小树林里参与打我的一个小太妹之一。

现在被胡然扇了一耳光,脸顿时红了,虽然没有哭,可是捂着脸表情十分精彩。

可没想到我就看了一眼,那小太妹就直接踹了我一脚,“曹尼玛,看什么看!”

然后几个女生又是一通拳打脚踢,最后我都没力气的时候,有个女生盯着我裤裆,也不知在想什么,扭头对胡然笑道:

“然姐,要不你先回去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处理,我们会让这贱货以后听话的。”

那女生边说边舔了舔嘴唇,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那里,眼里冒出的光让我感到不安。

就像被头发情野兽盯上了一般。

↓↓↓↓点这里,看后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www.hhyl.cc/gushi/qinggangushi/2017/0924/529031.html

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网站地图 sitemap